群芳願_18(豪風)

這一回的劇情其實很久之前就想好XD
我真的好會拖戲XDDDDD


十八

華燈初上,風丸一郎太坐在窗前,百無聊賴地撥弄琴弦,一點音韻流洩,餘音嫋嫋。

近日他的愁思淡了許多,就連立向居都瞧得出來,估計多半是豪炎寺少爺的緣故,但詳細他卻不敢問了。

風丸從那天之後就謝絕了許多客人,即便是見上一面,也冷冷淡淡,讓許多客人都不敢造次。花魁這般囂張,也只有他一個人了。

樓主雖氣,卻也奈他不得,他固是知道豪炎寺的闊氣,所以才由得他這般,風丸雖擔心吹雪會因此而增加客人數量,但是吹雪笑著向他說沒事,而客人多半不會兩人那都去,風丸就放心了。

豪炎寺雖然沒說他幾時會再來,但風丸曉得他定會來的,因為豪炎寺自小就是那個性,言出必行。

這個晚上豪炎寺依舊沒出現,風丸雖相信他,卻也不禁胡思亂想起來,豪炎寺會不會出什麼事了?

繼續閲讀 »

群芳願_17(豪風)

十七

豪炎寺語聲才剛落,還沒來得及接續接下來的話,就聽得一聲罵。

「你就不要和我說你要放棄!」一之瀨忍不住罵出聲,不知為什麼他如此激動,豪炎寺竟發覺他的眼角有些紅,像是要哭的模樣:「修也,你不是最堅持己見的嘛!做事也有最有分寸──」

一之瀨對上豪炎寺的眼睛,猛地頓住了語聲,緊抿的雙唇像是在隱忍什麼,令豪炎寺訝異不已。

繼續閲讀 »

群芳願_16(豪風)

超展開(?
好吧我覺得有點神妙。
這一回充滿一之瀨,根本篡位(並沒有)

十六

豪炎寺修也匆匆地自御堂家回到家裡,一之瀨一臉的擔心,亦步亦趨跟在他身邊的樣子倒像是奶媽似的,豪炎寺不禁笑他太大驚小怪。

「你竟這麼說?我也是擔心你──」一之瀨瞪圓眼,看豪炎寺那失魂落魄的樣子,他會不知道好友心裡有疙瘩?否則以他的性格,對姑娘是絕不會這麼不禮貌、沒有好好說完話就離去的。

繼續閲讀 »

群芳願_15(豪風)

豪炎寺爭氣啊~不要把持不住喔!
最近寫的攻都很渣是怎麼回事(思)

十五

豪炎寺訝異地向裡望去,只見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坐在亭中撫琴,棕色的長髮微捲垂下,上頭梳了個簡單大方的髮髻,容貌隔得遠了看不清晰,但覺氣質脫俗,少女低頭正撥弄琴弦,幾個音階躍出,震動人心。

不,和風丸的還是有些不同,她的琴藝雖精妙,比之風丸多幾分柔美,有女孩兒家的柔弱溫情,風丸的琴音孤芳自賞,像是帶了些砂礫刮人的勁風。

他略一遲疑,才一眨眼的時間,琴聲就停了。

繼續閲讀 »

群芳願_14(豪風)

不忍說我這超會拖戲的傢伙,本回依舊沒有豪風的畫面(汗

十四


回到家裡,今天豪炎寺老爺是休假在家,和娘一起坐在大廳裡,正和夕香玩著,見兩人回來,老爺和夫人也沒有多說什麼,看來春奈替豪炎寺瞞得很好,昨夜沒在家的事父母並不知曉。

「修也,你回來啦?」母親笑得一臉溫柔,看見後面的一之瀨笑得更喜:「一哉也來了?快來坐。」

「叔父叔母午安。」一之瀨向兩人簡單請了安,便走向夕香那牽起她的手,小女孩開心地臉都紅撲撲的。

「一哉哥哥!」

「我回來了。」豪炎寺向父母點點頭,一邊走過去不動聲色地拉開一之瀨的手,看見好友在暗自竊笑,賞了他一個白眼。

「雖然還有點早,我叫春奈去張羅午膳吧?應該也弄得差不多了。」母親問道:「一哉也留下來吧。」

「好的。」

「剛才在千奼紫喝了好幾杯茶,這會還有點撐,再過會吧。」豪炎寺答道,他抿抿了薄唇,想著趁著時間向父親詢問下和御堂家小姐見面的事,卻不知該從何開口,他看相一之瀨,卻發現他也在看他。

「修也,快問啊。」他放低了聲音,向他眨了眨眼。

「怎麼了?」豪炎寺老爺耳尖,依稀聽見一之瀨說的話,狐疑地看了過來,弄得一之瀨有些尷尬。

「呃,那個……」

繼續閲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