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話大冒險(豪風)

1.有病協會小寵物生賀!!伊風生日快樂!XD
2.豪風大學生捏造
3.我就是喜歡這種你追我跑單戀梗啦!!
4.不知所云,慎入(?
5.趕得很辛苦捏,伊風妳下次可以晚點生日嗎(乾

--真心話大冒險

空調平穩地運轉,人工冷卻的空氣充塞整個大空間,暫時緩解了外面的高溫。

青年修長的手指自書架上抽出一本書,食指滑過精裝封面,在書名上點了數下,似乎在思考什麼似地,他將書放進手提袋裡,而後揚起頭,光線柔和撒在他的臉上,他慵懶地瞇起眼睛。


腳步聲被地毯吸收了,青年的腳步在走近樓梯口時被什麼拉住,宛如一道細線綁縛他的手腳,他向後張望,一道人影落入他眼底。

風丸一郎太抿抿唇,感覺有點乾澀的甜蜜流淌。

那個人的長相和他記憶中如出一轍,不論是堅毅的臉孔線條,還是幽深的黑眸,甚至連髮型都沒有什麼出入。因為他就是那樣一絲不苟的男人,連帶他也對這樣的他念念不忘了這麼久。

「豪炎寺……」近乎無聲地吐出對方的姓氏,風丸害怕再大聲就會引來對方的注意,這個時候的他還面對不了男人,於是他輕手輕腳地走下樓梯,只是覺得舉步維艱。

這種似有若無的暗戀也持續了好幾年,他們只有在同學會上才見面,除此之外幾乎沒有什麼聯絡,風丸知道豪炎寺跟他念同一間大學,只是醫學院和文學院隔得很遠,平常也幾乎見不到面。

見不到也好,免得自己就像這樣胡思亂想,老是去想些無濟於事的問題。

風丸將書交給工讀生,書背刷過條碼發出逼逼一聲。

「不好意思,你有書逾期了,所以現在不能借喔。」

「咦?」風丸愣了下,這才恍惚想起上個月借的那本《必需品》放在桌上忘了帶出來,慌忙連聲道歉,他將書交給工讀生而後走出圖書館。

外面的風很大、陽光很烈,把他的影子映照得幾乎如同落印在地上一樣。

風丸走進陰影裡面,輕吁了口氣,而後戲劇化地想起過去他們在足球場上的情景。

在這種烈日下特訓是家常便飯了,而那個身影總是如此強悍,又可靠。他從很久之前就發現自己應該喜歡上了對方,只是心底某個聲音制止他說出口。

「……回房間拿書來還吧。」他喃喃自語,加快了腳步返回房間。

+

回到房間他磨蹭了一下,把那本書放進背包裡。剛剛那本是報告的參考書,一定要借回來不然報告無法開始。他忍不住把書桌上的照片拿起來在上端詳,這種懷舊的照片他就這樣珍惜地放在電腦旁邊。

FFI勝利的那一天他的人生也彷彿走到一個完美的頂點,他以為他不會再有更多的慾望,不會再有更多的渴求了。

不過事實上是風丸對於那個叫豪炎寺修也的青年很掛念,他時不時會想起他跑在最前面的背影,可惜他們現在的關係也僅止於會互相打招呼的程度而已。

談不上親近,也稱不上疏遠。


「書一個月之後還。」

「謝謝。」

風丸向工讀生道謝,將書收進背包裡的同時一邊思考著現在陽光正盛,要不要順便去買已經見底的洗髮精。

才要拾起桌面上的學生證,手卻被另一雙手輕輕按住。

「等等。」

「──!」

風丸被男人的手嚇了一跳,他回過頭,因為豪炎寺熟悉的臉龐而暈眩了幾秒鐘。彷彿中暑一般,風丸的臉戲劇性地掀起紅暈,他暗自希望豪炎寺沒有看出來。

豪炎寺盯著他幾秒鐘,看得他莫名心虛,然後才露出笑容:「風丸。」

「啊……嗯。」

風丸想要不著痕跡地抽回手,卻意外地被豪炎寺緊握住,一股力道傳來,他肯定己一定臉紅了。
真是丟臉。他別開視線,慌亂地發覺工讀生好奇的眼神在兩人間留來回,他慌張地開口:「那個……圖書館不能大聲說話,我、我要先走了。」

「等一下──」豪炎寺露出訝異的神情想攔住風丸,立刻跟隨他的腳步踏出圖書館大門。他的腳程比不上風丸快,但是聽見青年的聲音直鑽進耳裡,他還是忍不住慢下來。

「為什麼不跟我打招呼?」豪炎寺的話語顯得突兀,風丸卻彷彿被刺了一下縮起肩膀,他對上青年的眼睛,因為豪炎寺過於熟悉的眼眸而發怔。

「我……」

風丸猶豫著該回什麼話,他不敢說出真相,如果繃緊的橡皮筋在這時候斷裂,他往後要用什麼表情面對豪炎寺?

風丸心慌地站在原地,反倒是豪炎寺沉靜笑了:「……這給你。」

「什麼……?」

風丸詫異地看見自己手心裡被塞進一封信,潔白的信封上沒有收件人,甚至也沒有封口,他翻來覆去都找不到一點字跡。下意識想要拆開信,卻被豪炎寺阻止了動作。

面對風丸不解的眼神,豪炎寺的笑容滲進幾分苦澀,他不若記憶中那樣從容,風丸現在才恍然發覺他不過是普通的大學生,和他一樣都有這種親近的表情。

「原本要在上次聚會時給你……但是……」豪炎寺的語句停頓良久,然後才緩緩接續:「雖然在學校常看到你,不過你總是看到我就逃走了。」

「就算你討厭我,我還是想……」

風丸無法收起錯愕的表情,他愣愣地盯著豪炎寺有幾分尷尬的臉,後知後覺地恍然過來。

他揚起手上的信封:「所以這是……」

風丸不敢說,他怕自己是不是猜測的和豪炎寺想說的不一樣。大熱天好像連體溫都不斷上升,他動動身軀讓自己的腳重心交換,感覺柏油路上的蒸氣滿到眼前,他要用力地眨眼睛才看得清楚豪炎寺的樣子。
會不會這是一個惡整他的遊戲,他自作多情了?

陽光爬到青年的臉上,和他記憶中的少年重疊,那道俊挺的鼻梁讓他不由自主地看呆。

風丸聽見自己的心跳,就連身周的聊天聲音都蓋不住。

豪炎寺舉起手擋住自己的下半邊臉,視線別開,不太自在地咳了聲:「告白。」


風丸把信封捏緊,暗自吐出一口氣。看來就算是到了二十歲,他們都還是會玩小孩子的遊戲。

(完)

對不起啊感覺結得好倉促啊啊啊(已死
好久沒寫豪風就少女心爆發是怎麼回事啊!!

小寵物生日快樂喔哈哈哈wwwwww

午曈 5/13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