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DEN_03(天京)

天馬也請我喝拿鐵啦!(閉嘴

03

「給你,拿鐵。」

天馬的聲音聽起來相當輕快。一杯咖啡被放在他面前,上面幾乎滿出來的鮮奶油讓他有點卻步,甜甜的味道湧過來,恰如少年的笑容。

劍城京介在十分鐘之前鬼使神差地跟少年走進咖啡廳,只因為對方問他有沒有空,然後笑容的弧度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輕輕抿了一口,他看向松風天馬,見他毫不保留地喝了一口咖啡,鮮奶油沾在他的嘴角,被舌尖以一種稚氣的方式舔去。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些煽情,劍城京介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而喝了一大口咖啡,卻被鮮奶油膩得連連咳嗽。

「啊,你還好嗎?」松風天馬嚇了一跳,抽了張面紙過來要抹去他的嘴邊痕跡,被他手忙腳亂地拒絕了。

沉默了幾分鐘,松風天馬只是自顧自地喝自己的咖啡,劍城京介雖然點了可頌卻胃口盡失,更別提鮮奶油了,他最怕甜的東西。

「你為什麼……」攔住我?

他雖然話沒有說完全,松風天馬卻聽懂了,他回應的語氣輕鬆得就像在訴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你走路的時候,每一步踏出去都有固定的拍子,沒有例外的。」

劍城京介明顯地怔愣了一下,松風天馬一下就看穿了他的習慣嗎?會聽搖滾樂走路的他的確習慣跟著節奏走,他的步伐也一貫很快……

「你走路很快,大概是97拍吧。」他隨口說出一個數字,對於節拍相當敏銳的劍城京介又忍不住他的驚訝。的確,他走路的步伐大概就是樂譜節拍的稍快到快板之間,節拍器97大概就是這樣的速度。

「你……」劍城京介感覺話語堵在喉嚨口,轉了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話:「你想幹什麼?」

「什麼?」

「為什麼要問我……會不會鼓。」劍城京介感覺有種微酸的感覺從心底湧出,直直漫到嘴角,有點苦。這讓他又想起過去的感覺,他曾經握著鼓棒,流暢地敲出一串節奏,憑著他完美的節奏感幾乎沒有他出錯的時候。

「你對節拍既然這麼精準,一定有學過音樂。」松風天馬嘴角的笑相當單純:「對節拍最準確的,就是鼓了。」

少年停頓了幾秒鐘,才又有些猶豫地繼續:「嗯,我覺得你……很適合打鼓。」

劍城京介不可置否地笑了笑,他這般反應松風天馬一定知道他會打鼓了,他再隱瞞也沒有什麼意思。

「所以呢?我已經不玩鼓了。」

他這麼一說松風天馬就立刻又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為什麼!為什麼不打了呢?」

「不想打了。」劍城京介再也不想碰咖啡一下,他輕描淡寫地回應,心裡卻默數松風天馬的呼吸。62、63……

少年沉默了,劍城京介心想他這種冷淡的態度對陌生人來說應該很容易感到憤怒,即使像少年這樣粗神經,可能也覺得他無禮。

他輕輕捧起咖啡準備到櫃檯去打包外帶,心想這樣還給少年面子了,他其實很討厭鮮奶油,剛才那一口還讓他丟臉地嗆到。

腦中雜亂地轉過無數念頭,劍城京介才站起身,就感到手腕上傳來的拉力。

他愕然注視松風天馬,對方揚起的笑容和窗外的陽光相互輝映,好像可以融化一切。

「劍城,我相信你會想打的!拜託你。」

劍城京介有一瞬間無法控制自己的腳步,他盯著松風天馬澄澈的眼說不出話。他以為他是誰?為什麼要執拗地鑽探他的內心?說穿了他們也才認識不到三個小時,還是對方自己過來搭訕的。

「……我……」

「我想……請你加入『GARDEN』!」松風天馬的句子讓劍城京介頭昏眼花,少年感覺自己的腦袋運作出現了些許停滯。

「你說……什麼?」他擠出問句,松風天馬隨之站起身把他們的距離拉得更近,他甚至能感覺他熱切的呼吸。

「我們的鼓手……就是尚恩他退團了,我們要找新的鼓手。」松風天馬的笑靨讓他有些猶疑:「我一看見你,就覺得你很適合!」

很適合……?

劍城京介感覺很久沒有聽見這類的句子,自從他考上這所大學,又放棄了鼓之後,就沒有人跟他說過這類的稱讚了。「非你莫屬」,松風天馬是這個意思嗎?

過去他也曾意氣風發,因為自己對音符敏感銳利而覺得振奮,那種躁動的因子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安靜下來,但是那天聽見他們的歌曲,劍城京介居然會感到全身發燙。

事實是他很懷念那種感覺,他想要那種連細胞都為之顫抖、全身都在叫囂、讓全場都陷入瘋狂的熱烈節奏。

尚恩的鼓和他不同,那金髮少年的鼓棒總是敲打在節拍左右,雖然不精準地對準節拍,卻總是將他的心吊得老高。那種有感情的節奏是意外的驚喜,讓他全身血液都沸騰起來。

他可以嗎?他還可以拿著鼓棒、隨心所欲敲出節奏……嗎?

看見劍城京介明顯露出猶豫的神色,松風天馬展顏一笑,用力拉住他的手,溫度攀高,少年燦爛地衝著他笑。

「我帶你去我們的團練室,你一定會答應我的。」

(待續)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