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玫瑰/下(天京)



壓克力玻璃外面的雲海有點扭曲。少年的呼吸在透明板上結成了一片水霧,他瞇起眼睛,鼻尖嗅到麵包烤得略焦的香味。

空姐推著點心過來,他毫無食慾,只讓她把麵包放在跟前,意興闌珊地抹上奶油,心不在焉的下場就是他手一滑,奶油沾到黑色外套上留下一個印漬。
他居然想起了當初和劍城京介一起去買外套時的場景。京介的大衣腰帶上的扣環會和扣子相撞,走路時就會發出規律的敲擊聲。

那時候他對著鏡子裡的劍城京介讚嘆連連,過腰的長版大衣穿在他身上如何合身,銀色扣子襯得亮眼,就像是專門為他量身訂做的一樣。

『京介你穿這件超帥的!』他趴到對方背上,親暱的舉動如此自然,直白的稱讚讓對方滿臉通紅,欲蓋彌彰地轉過身不知道怎麼面對櫃台小姐好奇的眼神,硬逼著松風天馬買下另一件短版風衣。

不曉得是有意還是無意,櫃台小姐在包裝時說這兩件衣服穿起來真像情侶裝,劍城京介那時候老早就退到外面,讓衣領遮掩他高燒不退的臉。

松風天馬放下麵包,一失手讓餐刀在他的指甲上留下一道刮痕。

有點接近「近鄉情更怯」的心理,離開太久,他反而不曉得該如何面對熟悉的故土,連想到要踩上土地都戰戰兢兢。他害怕自己是否一直在原地踏步,當飛機緩緩接近日本,他覺得心口隱隱作痛。

也許是因為他一直把玫瑰放在心口上,刺都陷入了肉裡的關係吧?

失魂落魄的伴隨著耳鳴下了飛機,他沒敢通知劍城京介來接,或許他會把他的來電當成詐騙集團,想也不想地掛掉。

松風天馬的大眼睛讓機場大廳裡有幾個女孩一直在暗自偷看他,沉重的行李箱靠著四個小輪子滑動倒是不如何費力,他走到外面攔了輛計程車,沒有心思在機場多待一秒。

自己這麼著急不對,他現在應該先回家把行李放下,打個電話回家說他已經身在日本,但是心跳快得不可思議,好像連食道都焦灼著,要他趕往那個地方。

他不知道劍城京介在不在家,或者是他老早就搬離開他們先前一起租的房子,說不準京介覺得待在那裡會想起他讓他反胃,他們成對的馬克杯現在就躺在垃圾場凌亂的某個角落。

胡思亂想也成了一種病,松風天馬這一年內只有變本加厲地思想負面,當他走到熟悉的街角,遠遠地看見五樓窗台上有一點紅色,他不禁瞪大了眼睛,不小心讓一點沙子飛進眼裡。

揉去眼角的透明液體,他生出一絲納悶。那是玫瑰嗎?但是玫瑰現在應該不會開……

喀玲、喀玲、喀玲──

──是劍城京介。

他不用回頭就知道那是他熟悉的人,用他規律、一絲不苟的步伐向他這裡前進,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理,他在聲音要拐過這個轉角的時候拔腿就跑,他衝進旁邊的小巷,不確定京介是不是有看見他。

他做不到──他沒有辦法、他不敢直視他的眼睛,想到劍城京介的聲音就好像有瘋狂的如大樓高般的海嘯向他打來,他有一瞬間聽不見任何聲音,只感覺四面八方有無聲的黑影向他壓來,松風天馬忍不住閉上眼睛安靜地承受這樣失控的攻擊。

緩慢地他睜開眼睛,眼睫毛上掛著一點水氣。他拖著行李箱,迂迴地依照印象拐到大街上,他沒忍住不哭,雖然他知道這樣難看得要命。一個男人掛著兩行眼淚看起來好生落拓,他走到花店,總算記得在門口把眼淚抹去。

「玫瑰。」他的聲音啞得像破音的中國笛。

女人訝異地替他剪了一支月季,叨叨絮絮地說玫瑰的花季早過了,他彎起嘴角,只好淡淡地說他忘記了。

替他包裝成單支的簡單花束,女人試探性地問:「是要去挽回女朋友嗎?」

「……嗯。」他張開嘴巴,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應了一聲隨意蒙混過去,把錢放著之後就落荒而逃。

經過好幾個小孩在嬉戲玩耍的廣場,眼睛裡倒映著他們分開那天,來不及看清楚的劍城京介的表情。他在哭,拉緊了紅色的圍巾卻一句話都沒有。「我喜歡你」不斷地從自己口中播送,但是他完全沒有力氣去端詳對方心碎的眼神。

他不記得小王子在回到他的B612星球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情,但是他確定不會像他一樣手足無措。
他在街道上、家門前,意外地發現劍城京介站在那裡。因為太過突然,他反而忘記了要躲藏,一口氣梗在喉嚨口,松風天馬放開手,任由行李向後滑開一公尺遠,月季以一種神祕的弧度落到地上,他過去拉去少年的手,自背後將頭靠上他的肩膀。

有股花香掠過他們之間,熱燙自眼眶湧出,蒼白的劍城京介吃驚地瞪大眼睛,彷彿不認識他地到抽了一口氣。

手指被一扯,一瞬間體溫就攀升到熟悉的熱度,松風天馬張開嘴才想說些什麼,聲音低啞得不成語句,而一絲疼痛向上攀爬,就像被針扎了一下。

他想起來劍城京介會這樣做:當他有時候太過黏人,他又掙脫不開,就會用這種方法來表達他的抗議。指甲陷進他的手掌,松風天馬不禁輕嘶一口氣,一點鮮紅自手掌間流出,順帶染紅的劍城京介的指甲縫,就像是玫瑰刺傷人一樣毫不容情。

「慢死了……」

熟料少年吐出的句子不是他料想過的任何一種,宛如情人撒嬌般的言語讓他忍不住又哭又笑,似乎是他約會遲到了一分鐘,而不是他出國了一年。

在劍城京介的嘴角邊蜻蜓點水地落下一吻,鼻腔嗅到莫名熟悉的味道讓他心中一動,還來不及深究,脖子就被一股力量向下拉,劍城京介的吻如此陌生讓他忍不住閉上眼睛。

接吻的時候他嚐到那個味道,人工的草莓香讓他吃了一驚,之前京介最討厭甜食,根本連沾都不沾,一年之間他還是有所改變,少年的心裡湧起一股沒道理的忌妒,忌妒一年前的自己。

甜味讓他很快地就淪陷了,他得以更深入地舔遍他的口腔,舌尖放肆交纏又帶著試探,或許是因為一年間的闊別而有所保留,但是思念驅使著他們在馬路上毫無顧忌。

痛楚在嘴間湧現。一點鐵鏽味散開,松風天馬的嘴唇被用力一咬,頓時鮮血染在彼此的雙唇上。

劍城京介撿起地上的那支月季,唇上那抹鮮紅像是沾染了玫瑰的顏色,襯著蒼白的臉色變得妖嬈。他猶疑著過了幾秒才對上他的眼睛。

松風天馬把手伸過去,月季的刺被女人剪掉了所以這次誰也沒有被螫傷。

劍城京介勾起一抹虛弱的笑,望望窗台上的一點紅艷,他發現女人還是給了他月季,也許是她算準了他就是在等花開,而小王子歸來的時候玫瑰該是開著的,她不忍心讓他等太久。

用手指抹去嘴角那抹血,劍城京介從松風天馬手上接過家門的鑰匙,自然得像是他們是一起出門逛街回來,而對方偶爾耍點小浪漫,買了一枝花送他。

……歡迎回來,小王子。

(完)

寫完之後當真鬆了一口氣(乾
雖然說上星期因為廚力爆發,說要寫三千字天京,靈感也馬上就飛出來,但是中間一直不斷苦思到底該怎麼完整地表達這兩隻的感情。
我過去是很常用這樣的寫法去凸顯兩個人的牽絆的,但在閃電的同人文裡,也許是因為我長大了丟掉一些東西了,所以這樣類型的文章變得少了。
但這次唯有用這樣的寫法我才能完整地把心中他們兩個人對彼此的感情寫出來。
嗯,有點詞窮我很久沒有這樣正經了XD
小王子暗指天馬,玫瑰比喻京介。在文中應該是看得出來的,之所以這樣寫只是我單純地覺得實在過於相似。京介這個小傲嬌根本就是玫瑰花啊!!!(閉嘴)
不管是天馬離開之後的軟弱,感覺自己的不成熟的心理,還是京介對於天馬的強烈依賴,希望我都有寫出來。裡面還放了好多我自己喜歡的梗!如果有共鳴就太好了!!!求搭訕!!(淦
說一說就沒梗了,希望大家還喜歡它/////如果有感想告訴我我會很感激的!
還會有後續,不過這個就是,之後的事情了(?)

順帶一提我完稿之後,總字數超越六千,比當初說的三千多了一倍。
友人翠:你看吧妳果然是兩倍。
我:不!不要詛咒我啊啊啊啊啊啊!!!(慘叫)
我看我一輩子都逃脫不了這種詛咒了(痛哭流涕)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