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玫瑰/中(天京)



『京介,你喜歡玫瑰花嗎?』

『我對花沒有什麼特別的喜好。』劍城京介當時只覺得這個問句來得莫名其妙,然後松風天馬就開始叨叨絮絮地說起小王子這個經典的故事。

『……小王子,果然是喜歡玫瑰的吧?』現在想起來,當初松風天馬的語氣就有點異樣,只是當時他心不在焉沒有發現。

『也許是吧。』他當時只有這麼回答。
現在他寧可相信,松風天馬離開他只是去旅行,他終究會回到他身邊,對他說「你是獨一無二的玫瑰」。

天啊他居然可以接受這樣肉麻的情話了,和松風天馬在一起,他的腦袋都變得莫名其妙,就像現在這樣子,明明對方已經一年沒有消息,他卻還在原地傻傻地徘徊,好像下一秒對方就會從後面出現,親暱地摟住他或是在大街上偷偷吻他。

糖果在嘴裡融光了,他抿抿乾澀的嘴唇,繞回大街上的花店向店員要了一盆玫瑰。

女人訝異地張大眼睛:「現在玫瑰不會開的,你要送女朋友的話,要不要挑月季?」

他搖搖頭,說自己就是要玫瑰,紅色的。不開花才好呢──這句話他沒說出口。

帶著一盆花回到家,他把花盆安置在窗台邊,窗戶被關得小一點免得寒風把葉子凍壞。望望自己的指尖有點發白,好像半凝固的牛奶凍的顏色。呼出一口氣他去倒了杯熱茶,就在窗邊望著只有一點點綠葉的玫瑰花發呆。

聽說玫瑰是嬌弱的花,你沒有細心灌溉他就不會開。

他不禁苦笑了一下,如果松風天馬沒有當初那樣窮追猛打,他也不會這樣患得患失的,基本上他會談戀愛就是一件可笑的事情,對象是男生他連想都沒想過,松風天馬更是他生命裡最大的意外。

不可否認地很想念他,他望著花朵莖梗上不明顯的刺出神,想想玫瑰帶刺,給人驕縱、任性、無法靠近的印象,不可置否地笑了一聲:還真像過去的自己。

他閉起眼睛,想起松風天馬在他記憶裡鮮明的樣子,蒼白而又安靜:那個時候他和自己說了什麼?

出國、喜歡、離開、喜歡、安靜、喜歡、空氣、喜歡──

劍城京介猛地用手掩住自己的嘴巴,忍不住又開始咳嗽,他癱軟在沙發上有氣無力,感覺空氣無比冰冷,牙齦後方冒出熟悉的苦味,他撕開彩色的包裝紙,把橘子口味的糖球塞進嘴裡。

就像鎮定劑,他這樣才有辦法慢慢地、小心地、把回憶一層層剝開,去回想松風天馬的每一句話,每一句話都像告白。

「喜歡你……」就像粗糙的砂紙磨擦,而洋蔥會讓人流淚一樣,他的聲音又低又啞,眼淚是止不住的反射動作。

「喜歡……」

嘴裡逸出的句子掩蓋在冷風裡面,窗戶外的風鈴被跟著吹動而發出清脆的低鳴。有幾隻不知名的小鳥飛到外面,在傍晚的餘暉下吱吱喳喳。

少年抽動了下自己的手指,他的手指瘦,充滿骨感卻不至於骨瘦如柴,嘴唇蒼白沒有血色,但是不像垂死的病人般無神。

少年閉上眼睛又張開,宛如大海般的眼睛波光粼粼,卻少了他一貫的活潑。

「天馬?」

身後的呼喚讓他回過神,他苦笑著離開窗邊,在病床旁邊坐下,床上的人帶著一種檢視的神色盯著他,松風天馬不禁又再度露出苦笑。

是一份報告讓松風天馬的生活出現裂痕,他原先以為自己的身體會一直足夠支撐他健康直到老死,卻沒有想到人體可以如此脆弱。

他驚慌地橫衝直撞,唯獨不敢告訴自己的戀人,因為他知道他會擔心得抓住他,好像故作鎮定其實比誰都擔心他。

在廣場,他毫無隱瞞,他說自己要到國外去養病,因為國外的空氣比較好,他會到那裡去直到他恢復成最初的松風天馬。

他記得他不斷地重複著「我喜歡你」。

劍城京介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有強忍著眼淚,眼神空洞地望著不知名的遠方。少年知道對方沒有說出來的話是什麼,因為他一去就等於是斷絕了消息,這樣他縱使牽腸掛肚,也不要終日走火入魔地只為了等一通電話。

──或者是他不幸真的死去,劍城京介也會比較習慣沒有他的聲音。

他知道自己很卑劣,盯著手機裡的照片,幾乎每張都是自拍的合照,從很久以前還在踢足球的時候,到高中他們終於在一起,大學京介留長的馬尾,還有自己抽高的樣子。只是看著就好像可以舔舐過去的甜美。

回憶是他的糧食,他終日貪婪地汲取那些養分,漸漸地將自己蠶食鯨吞,他的心又痛又滿足。

「你不是出院了嗎?」聲音再度將他拉回現實,雨宮太陽靠在柔軟的枕頭上陷入了床鋪。

「回來複診。」他捏緊手上的藥袋,發出一點紙張摩擦的聲音。

雨宮太陽輕閉上眼,他在這裡幾乎是常駐客戶,身體老是時好時壞,他只是沒有想到會在國外遇見松風天馬。他過了很久才輕聲開口,語氣輕快地像是雨後初晴的陽光。

「我也曾經很喜歡你。」他的笑雖然苦,卻毫無怨恨,帶著脫去枷鎖後的輕鬆:「但是我後來釋懷了,因為你……還有劍城也老是在看著你。」

在看著他嗎?松風天馬露出一種迷惘的神色,床頭的月季花紅豔得好像要滴下血來,他著魔似地伸出手,在即將碰觸到的前一秒想起月季花也有刺。

他想起小王子。他到遠方旅行,踏遍了他能去的所有地方,學到了他不曾學到的東西,認識了無數新奇的人事物。

但是故事的結局是什麼?松風天馬覺得自己變得健忘,待在國外和劍城京介分開太久,他變得膽小。何其可笑,將近十年前的自己根本不曉得何謂負面情緒,先前的他深信只要向前跑,就一定會順利的。

他流浪多久了,玫瑰還在那裡等他吧。幾乎是肯定的,因為劍城京介是那種過分認真的人,就連一支自動鉛筆不見了都要去買一支一樣的。

和雨宮太陽借了水吞掉極苦的藥,感覺味覺幾乎消失,少年塞了一樣東西進他手心,看著鮮豔的糖果紙他不禁勾起嘴角,居然還是棒棒糖。

順手拆開包裝紙,叼著一隻白色塑膠棒的他猛看有點像是在抽菸,可樂的香味滿到鼻腔,耳朵裡聽見太陽的嘆息,輕輕逸散在房間裡。

「回去又有什麼關係?」消毒水味被飄來的冷風吹散,松風天馬失神地離開了房間,只留下匆匆一聲告別的再見。

「不澆花的話,玫瑰是會枯萎的呢。」雨宮太陽若有所思地盯著床頭盛開的花朵,後面的句子只有他自己聽得見。

(待續)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