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玫瑰/上(天京)

天京年操、正經虐向(?)
之前沒放過來現在來放放~




他幾乎快要遺忘了當時少年對他說了什麼話,只記得對方笑得落寞,彷彿失去了靈魂,而他正步向死亡的枯萎。
當時的天氣很涼,他還記得對方幫他圍上圍巾,輕聲要他保重身體不要感冒,卻迴避他的視線;明明好像笑得很開朗,卻無法掩藏眼底的一抹寂寥。

他記得自己好像張開嘴要說什麼話,卻不爭氣地一個字都無法發出。明明只是聲帶振動這麼簡單的事情,他卻好像退化了十幾年,只能和嬰兒一樣用眼淚來表達自己的情緒。

紅色圍巾在他視野中留下最豔麗的顏色,他記得少年面無血色,披著黑色的長大衣在不斷吹來的冷風裡。

他們在廣場前面的交談是最後一次見面,落葉捲起了小小的龍捲風,讓他看得呆了,風聲灌進耳朵裡,像是爆炸一樣無限放大音量,他頭暈得耳鳴,只好低下頭,難看地滴下一點眼淚。

最後他們由相反的方向離開,風把他們的衣角吹得翻飛,空氣裡的泥土氣息讓他忍不住想打噴嚏的感覺。他一直向前走,望著腳底下的紅色磚頭反覆出現,他忍不住滿腔的情感回過頭,看見少年拉緊了自己的風衣,直直地走向陌生的街道。

劍城京介低下頭,終於忍不住開始咳嗽,好像要把心臟都咳出來似地強烈,過於激烈的身體反應讓他眼前發黑,耳裡聽見幾個路人竊竊私語似乎想要上前關心,他猛吸一口氣讓自己停下咳嗽,但還是嗆出了眼淚。

跌跌撞撞地逃離廣場,他經過一家又一家明亮的餐廳,或是精品店玻璃櫥櫃內的玩偶,感覺所有的人都在對他發出無聲的訕笑。就連純真的小孩對他笑,他都只湧起反胃的衝動,他能做的就只有一直逃回去,逃回自己獨佔的星球裡。

把外套丟開、但是圍巾卻捨不得拆。彷彿還留著松風天馬的餘溫,他深吸了一口氣,卻只覺得有吞了藥片般的暈眩。

去喝了點水卻又愚笨地嗆到不停咳,他癱軟地倒在沙發上,這才有辦法回想松風天馬的表情,無比心碎又帶有他說不上來的決絕。

就像是訣別一樣的分手。

回憶是苦澀的,他不得不吃一顆糖果來紓解自己的躁鬱。那之後他上癮地每天都要在飯後含一顆色彩繽紛的糖果,讓人工的甜味融化在舌尖,這樣他心裡的焦躁才會得到一點安慰,當糖果融化成彩色的糖水滑進食道,那股甜膩就會讓他想起松風天馬。

像融化的牛奶糖一樣黏膩又纏人,幾年前老是在他身邊打轉,他試過無數方法,對方都像遊戲裡殺不死的怪物一樣不斷貼過來,之後他習慣,自然地淪陷在松風天馬細微的溫柔裡。

所以當他們必須分開的時候才會如此痛苦。

劍城京介站起身,穿上跟一年前分開時一樣的裝束,他經常這麼做,藉此來得到一點關於松風天馬這個人的聯繫,即使那都是只存在於他腦中的幻想。

他會想他們還能牽著手,松風天馬會在他們一起吃晚餐的時候淘氣地舔去他嘴角的飯粒,總是惹得他惱羞成怒又滿臉通紅。他想推開他卻又怕動作太大他反而沒有台階下,就這樣傻傻地被他吃了好幾年的豆腐。

走進寒風陣陣的街道,提著買好的書,他被廣場的景象拉住了腳步:一對情侶拉拉扯扯,女孩不知道為什麼發出一聲尖叫,然後男方單膝下跪,獻上一枚亮晶晶的戒指,鑽石不大卻亮得晃眼。

女孩狠狠地哭出來,讓男孩幫他戴上戒指,四周爆出一陣歡呼和鼓譟,劍城京介別開了頭,接下的情景他不需要留下來也能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求婚嘛,何等幸福的發展,然後男孩和女孩會結婚,也許生兩個小孩,幸福美滿。

嘴裡又湧出苦味,他從口袋裡掏出一顆紫色的糖果塞進嘴裡,不太真實的葡萄香散開,流進他的齒縫。他眨眨眼睛藉以掩飾一點眼淚,然後一轉身走向返家的方向。

有點迷迷糊糊,在路邊他看見了艷紅的花朵放肆開放。不禁瞪大了眼睛,那不是玫瑰花,因為玫瑰的花季早就過了,但是花朵的形狀和玫瑰確實相似。他想起一個故事,就是小王子。

「紅色的圍巾!」有小孩在叫嚷。

他回過頭,看見母親溫柔地牽著小女孩,對他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他聽見小女孩用帶著鼻音的音調快樂地要求一條紅色圍巾,說那是玫瑰花的顏色,

目送那對母女遠去,他回過頭,感覺那些花似乎更加美艷鮮紅,不由自此地靠過去,然後手指湧現一點鮮血,一點像是硃砂般讓他猛然清醒。

匆匆離開花叢,他荒不擇路,直直跑到家門附近才停下來。

(待續)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