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滿階_06(染吹)

這種自豪風滾床單之後就沒有出現過的恥感是怎麼回事囧
這大概是目前最狗血的一章吧(乾
然後樓主真是好寫。



「樓主大人……」染岡勉力擠出句話,卻被樓主冷冰冰的視線給堵得無法言語,吹雪驚駭地想護到染岡身前,卻反被拉到身後。

樓主見狀只是冷笑:「我就道你怎麼如此冷淡,原來是早已勾搭上長工了。這幾日我將染岡調開,想必你一定寂寞難耐?」

原來樓主早已留上心,才會將染岡叫去做東做西,兩人見面的時間減少,這會兒在後院被他逮個正著,百口莫辯。

吹雪士郎知道這下事情並不會善了,他咬了咬牙跑至樓主面前,拉住了男人的衣袖。

「樓主大人,請放過染岡君……!我──」

「憑什麼?」樓主一句話就將吹雪微小的希望打碎,他一揮手便有許多壯漢從黑暗裡走出,想必是他方才帶來的,將染岡抓住了,染岡就算想反抗也反抗不得。

壯漢將染岡拉走之後,樓主甩開吹雪的手,冷冷地瞪視:「吹雪,我從前就對你和風丸期待很高的,你知道嗎?」

吹雪低下頭,直到眼淚滴落他才發覺原來自己哭了,他其實從來沒怨過自己入了這地方,也知道樓主其實對他有恩,只是遇見染岡之後讓他無法自拔,今日之事,他雖說早有預備,卻沒料到來得如此迅速。

「你回房去,過兩天等綱海少爺走了,我再拿你們問罪。」

「等一等!」吹雪見樓主轉身要走,連忙又拉住他,已經有些泣不成聲:「那、那染岡君呢……?」

「你都自身難保,還管他作甚?」樓主冷哼一聲,將吹雪用力一推:「別在這裡丟人現眼。」
吹雪被堆得跌坐在地,他怔怔地淌下眼淚,任由晚風吹他也不覺得冷,似乎身體已經失去了支撐的力量,現在的他,不過是具空殼子罷了。

手掌被地上的石子擦破了皮,一點痛楚讓他的眼淚更加氾濫,吹雪蜷起身子,嗚咽自手指間透出。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不想就這樣由樓主擺布。

——不能讓染岡君死。

他茫然抬起一雙眼睛,兩行清淚自眼角滑下,落到衣袖上幾點灰倒像是別的客人留下的酒漬。
一直到秋風讓他的雙手變得僵了,吹雪才虛弱地起身,腳步虛浮、跌跌撞撞地走回樓裡,樓裡因為綱海少爺的緣故提早休業,這會兒十分安靜,看起來竟有種空寂的錯覺。

吹雪不禁又低低地笑了起來,眼淚更是掉得兇。

他不知道樓主會怎麼對待染岡,但想來知道不會好過,他沒有力氣能反抗樓主,他不曉得自己能做什麼。

此後兩日吹雪就像縷幽魂,樓裡發生了什麼事他固是無心去想,樓主也將他軟禁在房裡,他連綱海少爺要待到什麼時候都不知道,直到樓主讓人將他拽下樓,他無神地被拉到大廳,眼前的景象讓他害怕得全身發冷。

大廳裡圍滿了人,幾乎是整個群芳苑的人都在這裡。他沒有看見風丸,但也沒時間多想,因為他看見染岡就被兩個男人架住,跪在樓主的面前。

「來了嗎?」樓主輕聲冷哼,而後轉身面對吹雪:「你知道自己做錯什麼吧?樓裡自有樓裡的規矩,你是花魁我自然動你不得,但是染岡……」

樓主斜睨了染岡一眼,那眼神讓吹雪不禁開始發起抖來。他看得出樓主想的不只是拆散他們如此簡單。
「哼,染岡你也知道吧?該怎麼做?」

只見染岡臉色鐵青,一字一句地道:「染岡自知犯錯,甘願受罰。」
樓主勾起抹笑意,揮了揮手示意身邊的少年上前:「那你就把這杯牽機酒喝了,我的樓裡不需要不懂規矩的人。」

吹雪看見樓主身邊的少年手上那杯酒,想起了李後主死去的事。傳說這毒酒之所以稱為牽機酒的原因,除了毒性非凡,就是因為飲者死狀悽慘,會全身痙攣、痛苦而死……念及此,吹雪全身都涼了。

「不要!」吹雪瞪大眼,不知從哪生出的力氣掙脫了扣住了他的男人,撲到染岡身邊,他用力摟住他,眼淚直落下來,尖叫聲嘶力竭:「我求你不要!」

「你還有臉命令我?」樓主的語調寒如冰,在這樓裡他最大,所說的話就是鐵律,沒得反抗:「你明知道樓裡的規矩,他根本是被你害死的!」

「我、我……」吹雪的眼裡滴下淚,但他仍摟住青年,不肯鬆手:「求求你,別殺他!」

染岡全身僵直,大手卻輕柔地抱住吹雪纖瘦的身子,語氣十分沉重:「樓主,這是我的錯,和士郎無關,都是我先強迫他的,所以……」

「你在說什麼!」吹雪不敢置信地抬起頭,他在那瞬間明白了染岡的用意,竟是要將責任全數攬下!他急急回過頭向樓主解釋:「不是這樣!是我!是我誘惑他的!」

「士郎!」染岡原先緊繃的神色頓時動搖,他咬了咬牙:「別說了!不是你的錯……」

「好一對苦命鴛鴦。」樓主連神情也沒有變動分毫,只是眼神越發冰冷,他一勾手讓人把酒端到染岡面前:「別爭了。反正你非死不可,吹雪也活罪難逃。」

「求你不要殺他!」吹雪的眼淚湧出,撕裂般的痛楚讓他臉上血色盡褪,蒼白到近乎透明:「我……你要怎麼對付我都可以,要殺要剮都隨你意!」

樓主瞇起眼睛:「你可沒資格這般對我說話。染岡,把酒喝了。」
染岡捧起酒杯,而吹雪早就哭得沒了力氣,青年閉上眼又睜開:「樓主大人,您能擔保一件事嗎?」

「說。」

「只要我喝了這杯酒,你就不會動士郎絲毫。」染岡對自己要死這件事沒有太大的抗拒,只是希望就算他死去,吹雪也不會因此受到傷害。

「哼,你……」

樓主的話還未完,就猛地被一人聲打斷,整個吵嚷的大廳都頓時安靜了。

「等一等!」

(待續)


下一回:到底是誰有膽子阻止樓主殺染岡?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