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22(豪風)

這一回依舊沒有重點(?)
我真的不知道我還要寫多久,看著字數統計一直跳,我都想哭了囧
好像幾年前我也說過相同的話(淚)

本子預定資訊請往上走唷////


二十二

「討厭,是嗎?」風丸低頭看她,豪炎寺從他的語句裡明瞭,他對御堂是極為了解的,不禁有幾分吃味,即使他自己明白如此沒有意義。

「一郎太……」御堂蒼白得像是隨時會暈厥,她閉上眼睛,兩行淚水順著面龐滑下,那哀愁的模樣任誰見了都要憐惜:「我懂了,你一直都比我還知道我自己……只要我知曉,你仍惦記我、記得我就夠了……」

她抬起一雙濕漉漉的眼,眼淚停不下來:「皇宮之前傳來消息,說要選秀女,既然婚約取消,我多半會去皇宮的……別擔心。」看見風丸擔心的神色,她擠出抹笑:「嫁給豪炎寺少爺我也沒什麼意思,還不如去宮裡,說不準能得到誰的恩寵呢?」

「玲華……」風丸想說些什麼,卻被御堂打斷。

「你和豪炎寺少爺,果然……」御堂輕閉著眼,手上撥弄琴弦,幾個旋律躍出,風丸伸手去接續那個調子。

雖過了數年,雙方卻能共奏那首曲,旋律飄散在空中,一剛一柔,卻聽來更動人心弦。豪炎寺在一旁不發一語,他不知道自己帶風丸來此到底是不是對的?的確他不能娶御堂玲華,但如此這般,他難道不是成了罪人嗎?

這首曲長得很,豪炎寺靜靜地聽了約莫一盞茶時分,調子才因為御堂玲華停手而停下。

「一郎太,我送你和豪炎寺少爺出門吧。」

御堂說著直往外走,不給風丸說話的機會,風丸欲言又止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卻還是忍了下來,沒有一會兒就來到大門前,風丸拉住了御堂的手腕,說話的語調像是在嘆氣。

「玲華,謝謝妳。」

御堂玲華只是揮了揮手,不待風丸再說什麼,轉身就跑回了府邸,豪炎寺知道她心定是碎了,少女之後會變得如何沒人能預知,他也只能替她祈求上天能多給她些好運氣。

兩人出了御堂府後,風丸雖有些失神,但當豪炎寺問他接下來有何打算,她卻異常堅決地說他得回去群芳苑。

「為什麼要回去?」豪炎寺聽到,自是不樂意,想風丸好不容易才逃出那裡,現下回去多半是自討苦吃,他哪裡捨得?當下握住風丸的手,風丸卻輕笑著要他別擔心。

「士郎還在那裡,我不能丟下他。」

聽他這樣說,豪炎寺就知道阻止不了他了,他輕嘆了口氣:「至少讓我帶你回去。」

風丸不再推託,讓豪炎寺陪伴他回群芳願,眼看著花街就在眼前,白日的景象和夜晚相差甚遠,不若夜裡的繁華迷醉,白日的花街幾乎不見人影,靜悄悄地十分寧靜,唯有空氣裡的些許脂粉味讓他能想像夜晚的紙醉金迷。

群芳苑雖在最底端,但是這樣走來卻似近得很,風丸繞到角門,後院裡一個人也沒有,豪炎寺正鬆了口氣,風丸卻反倒皺起眉。

「怎地這麼安靜?」風丸喃喃自語,令豪炎寺也吊起心來,兩人走進後院,卻遍尋不著人影,心裡隱約湧上不祥之感,風丸不顧自己行跡暴露,直跑進大廳裡,豪炎寺唯恐他有個三長兩短,自是緊跟在後。

途中看見幾個少年神色驚慌地奔跑而去,風丸出聲叫住其中一個,沉聲問道:「怎麼了?為何大家都這般驚慌?」

「風丸公子?」少年哭喪著臉,說的話卻讓風丸驚得說不出話:「吹雪公子和染岡在後院私會,被樓主發現了,他大發雷霆呢!還說要……」

風丸心理悚然一驚,吹雪和染岡的事竟被發現了?莫非就是因為自己最近都不願接客,樓主就把注意力都放到吹雪那,才──

豪炎寺拉住了風丸的手,讓他猛地回神。

「別慌。」豪炎寺柔聲要他冷靜下來,慌張是沒好處的:「到吹雪那裡去。」豪炎寺先前來的時候只對吹雪驚鴻一瞥,知道他也是個美人胚子,唱歌自有無人能比的地方,他大概明白發生了什麼事,看見風丸六神無主的樣子,不禁心疼萬分。

哪知風丸回過神卻搖頭要他先回去,他硬把豪炎寺推出角門,要他趕緊離開:「修也你快走。」

「我不能──」

「求你先走吧。」風丸的眼眸早已沒了焦距:「你先走,我才能去見吹雪,要是我倆的事被樓主發現,你覺得我焉有活路?」

豪炎寺明白風丸所言不假,他只有在心裡暗自希望吹雪也平安無事,風丸勾住他的頸子在他唇上一吻,隨即向樓裡跑去,豪炎寺又站在角門站了好一會,直到完全看不見風丸的影子才緩慢離去。

他又怎麼可能不擔心?但是這件事只有風丸能處理,他在那裡反倒是多餘了。

但現下除了希望風丸和吹雪平安無事之外,他要返家和父母說件事,豪炎寺加快腳下步伐,這是為了他和風丸,也許能決定他是不是能帶風丸出那火坑、他倆是不是能相守。

豪炎寺心中自有計較。

(待續)

下一回:俗話說得好,擒賊先擒王,只要搞定老爸,就可以抱回美嬌娘?

怎麼這下回預告好像有點怪怪的(遭踹)
我覺得一之瀨真的超可愛的(跳痛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