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滿階_05(染吹)

開始之前先懺悔:

1.這回劇情飛很快
2.他很老梗
3.有新角色
4.我爆字了(乾

大家心臟好再看唷(?



「一郎太,你怎麼了?」吹雪向前跑了幾步,走進風丸站的陰影下,感覺有股寒風直吹,他不禁瑟縮了下:「你怎麼站在這個地方?這風口會著涼的……」

風丸卻恍若未聞,只擰起眉,憂心忡忡地道:「方才那是圓堂少爺?你……」

吹雪才聽了兩句就知道他想說什麼,他微笑拉著風丸往房裡走:「不需要擔心我,圓堂少爺人很好,他只是來找人說話兒。」

「士郎,我……」

風丸方開口,吹雪就笑著搖頭,將食指按在唇上:「沒事,一郎太你不需自責,我知道你因為豪炎寺少爺的關係所以不見別的客人,我也尚應付得來。」

吹雪見風丸臉色極差,想必又是因為覺得對他不起,隨即又再三強調,說他並沒受委屈,風丸的臉色方才好了些。

「染岡呢?」風丸問道:「這幾天樓主是不是常使喚他?」

「……嗯。」念及染岡,吹雪的神色一暗,雖然在同一個地方生活,見面的機會卻不多,染岡頂多就只能偶爾要送東西時拿到吹雪的房裡,或是吹雪晚上溜到後方去見他。

見面的時間雖然極少,但吹雪懂得這樣已經是極大的恩賜,要是被樓主發現他們的關係就糟了,但兩人是絕對沒有結果的,現在也只能過一日算一日。

吹雪再度要風丸不要操心,興許是罪惡感使然,風丸這幾天老是問東問西的,其實吹雪倒是一點也不在意,比起自己的客人增多,他反而希望風丸和豪炎寺能相守。待在這裡已經夠淒涼了,任何一點機會他們都不想放過。

又說了好一會才讓風丸願意回房去,吹雪放慢了腳步,刻意在走道的那一端停了好一會,卻依舊沒有看見染岡。

一定是忙吧。一面安慰自己,他才悄悄走回樓上,卻翻來覆去,好一會兒才睡去,夢中似乎模模糊糊出現了染岡的身影,他抓住了對方的衣角,感覺令人安心的大手握住他的,他心神一鬆,就睡沉了。

隔日一大清早醒來,倒是神清氣爽,吹雪在床上發了好一會兒呆,想著怎麼昨晚的夢就那麼真實呢?竟像是染岡真的有來床邊般。

搖搖頭否定這個猜測,這怎麼可能呢?長工上來花魁的房裡,沒有允許可是很危險的,要是被發現那可就糟了。

吹雪下了床,隨意梳洗過後便下樓,草草用過早膳,就被樓主無預警叫了去。說是晚上有大人要來,要吹雪過去。前幾日就聽說有大人要來,樓裡準備的東西可多了。這會兒要吹雪過去不知道是為了何事?

「你知道明天有要緊人要來吧?」樓主依舊冷淡,威嚴讓吹雪只能站在距離他有些距離的地方。

「請問是哪家的少爺?」吹雪不敢直視樓主的眼睛,只輕聲地問。

「是綱海少爺。」樓主沒好氣地哼了聲:「你知道吧?就是這群芳願的地主,綱海老爺因為身體欠佳,所以叫他兒子來看看狀況。」

吹雪沒答話,他知道許久之前地主曾來過這裡看經營的狀況,但他不曉得樓主找他的目的是什麼。

「綱海老爺是好打發,只要美食好酒伺候著就行,但若是年輕少爺的話……」樓主別了吹雪一眼,言下之意吹雪立刻就明白了:「我要你今晚作陪,盡量討好他就是。」

「……吹雪知道。」他輕聲應答,希望樓主沒瞧出他的不願意。

吹雪心裡雖百般抗拒,但是群芳苑終究迎來了夜晚,四處張燈結綵,比平時還熱鬧許多,就單等綱海少爺來。

風丸關在房裡沒有出來,吹雪則是換上許久未曾穿的紫緞上衣,被樓主拉到大廳。吹雪只顧著胡思亂想,這綱海少爺要來,染岡是也一定知道的,卻不曉得他現下在哪裡?

只聽得門前一陣吵嚷,一名長相率性、身形高挑的年輕男子便被一群少年簇擁著進來,看那樣子,這斷是綱海少爺無疑。

樓主向吹雪使了個眼色,他只好振作精神,帶著眩目微笑迎上前,眼睛向綱海輕輕望了下,見對方透出些微怔愣:「少爺晚安,我來幫你拿外衣。」

「別別別,」綱海卻連連搖手,揮開了吹雪伸過來的手,嘴上還不忘抱怨:「今日我就是照爹說的來看看,哪需要這麼多人擠在這兒?我看看就回去……」

樓主聞言,幾不可見地皺了皺眉頭,將吹雪不著痕跡地向後粗魯一拉,讓他幾步踉蹌才站穩。

「綱海少爺今夜就在群芳苑休息吧,我讓吹雪陪您。」樓主一面對綱海,立刻又滿臉堆笑。

哪知綱海竟撇開了頭,有幾分不耐:「陪什麼陪啊,沒看見他眼睛說不願意嗎?」

吹雪一怔,綱海的話雖像無心,卻反倒說進了他心裡。難道綱海看得出他並不是真心對他笑,而且心裡還有別人嗎?

吹雪這才一愣,樓主就已經接過了話,要綱海先去休息,等會兒若有中意的再說一聲,看綱海一副興趣缺缺的模樣,被另外一個跑堂領走了。

樓主回頭瞪了吹雪一眼,然後過去吩咐其他少年,讓他們給綱海過夜的房間布置得好一些。

看這裡沒自己的事了,鬆了一口氣的吹雪士郎輕聲告退,滿腦子都想著染岡龍吾,信步走到後院,想到方才樓主的眼神一股委屈,又吹到了冷風,喉頭一陣癢,不禁咳了幾聲。

「士郎?」

吹雪聽見自己的名字猛地抬首,看見染岡一臉擔心的神色,他心裡一熱,正想說話就又一陣咳嗽。

「士郎,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染岡看見吹雪蒼白著臉,扶住他的肩膀,擔心表露無遺:「不舒服?」

「沒什麼,我……」吹雪支吾半晌,最終撲進對方的胸膛,手緊了緊抓住他的衣袖:「剛剛綱海少爺來了,我被叫去,好在他不要我,只是樓主似乎對我很不滿意……」

染岡沉默了會兒,然後摟緊他,悄聲說道:「士郎……」

「別說。」吹雪深深吸了口氣,感覺眼眶發熱,此刻只想抱著染岡一會:「染岡君,好喜歡你。」

吹雪幾乎每次見面都會說這句話說上好幾次,染岡只覺得心痛,單恨自己的卑微和無力。

兩人都沒有說話,吹雪過了一會扯住染岡的衣領,氣息溫熱地撒在他頸邊,夜風雖冷,此刻倒也不構成什麼阻礙。兩人的嘴唇輕輕擦過,吹雪閉上眼睛,才要再次湊上前,卻聽得一聲冷冷的話語,驚得吹雪瞪大眼睛,染岡也面色慘白!

月夜映著草地,腳步聲穩穩傳來,樓主的身影出現在另一端:「哼,好啊,兩個人在後院偷偷摸摸,真以為我不會發現?」

(待續)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