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滿階_02(染吹)



吹雪士郎才十一歲就在這個地方了,家裡本來就窮,養不起孩子,只好把兄弟姊妹送人,而他因為生得清秀,被經過的的樓主用重金買下,帶到群芳苑這一去不回的地方。

他那時候雖還還小,卻已經比同齡的孩子懂事得多,他那時想這樣也好,父母那一大筆錢能過好日子,開間舖子活口,而他……未來是如何他也不甚在意。

來到群芳苑,樓主對他和別的男童明顯不一樣,他冰雪聰明,靈動白皙,在一群人中就猶如鶴立雞群一般。

他喜歡唱歌,樓主就讓他唱,他漸漸長大,這四年來也沒有什麼不如意,但是在迎來初夜的幾天前,他突然害怕了。

和他年紀相仿,同樣備受樓主重視的風丸一郎太馬尾高綁,髮絲微亂,和他一起坐在廊道邊,沉默地望著白雪皚皚的後院。

「就是後天了呢。」風丸的聲音倒是聽不出什麼情緒,他和吹雪不一樣,若是他家裡沒有發生變故,他如今應當衣食無憂,怎犯得著在此受委屈?

「……是啊。」吹雪垂下頭,右手擺弄著自己自己淺紫色的腰帶,他們都不敢想往後會怎麼樣,多數少年都打著要讓人贖身的主意,或是還清了賣身契上的價錢好脫身,但是他們倆人──

「也罷,反正這是沒法的事。」風丸說得滿不在乎,踢碎了腳邊的雪後站起身,握了握自己的手:「天很冷呢,士郎,我們回去吧?」

「你先回去吧。」他對風丸露出抱歉的笑:「我想再坐會。」

風丸沒有再多說什麼,體貼地走了開。

他何嘗不知道風丸說的?以後的事情自然不是他能掌握,只有將之交給上天。

他站起身走進院子裡,在雪地上留下一排腳印,寒風雖冷但他卻渾然不覺。

院中的井並沒結冰,樓主一向派人在此定時取水,水往往還沒來得及結冰呢,這井又深,只感覺到絲絲刺骨寒氣迎面撲來,他縱使不如何怕冷,這也令他起了寒顫。

他不禁向井裡望,烏漆抹黑地,望不見什麼物事,他扶著井,手指凍得有些僵也沒離開,抿抿唇,不禁想道:如果跳下去的話會怎麼樣呢?

「……」

「小心!」

方想著要回房去暖暖手,身後忽地傳來聲音,隨即手腕被人用力一拉,不及反應他被拉離了一大段距離,他踩在雪上失去平衡而腳下一滑,落入一個懷抱裡。

……好暖。

感覺對方的體溫比他高上許多,又被他緊摟在懷裡,他頓時有些鼻酸,有股熱流上湧至眼眶,心內悶了這許久,想一股腦兒傾倒出來。

「你在做什麼!別想不開!」少年聲音裡的著急無半分虛偽,竟讓吹雪眼眶一熱。

「我,你……是……」

被吹雪那透徹的眸子一盯,那少年也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少年還抓著他的手腕,溫熱傳來,他不由得抓緊了少年的衣袖,看那衣裝,應是樓裡的長工無疑。

後知後覺地,少年尷尬地鬆開手,直到方才他都摟著吹雪,像怕他又想不開似地。少年一鬆手,冷風灌入,吹雪不禁縮了縮頸子。

「冷嗎?」意外地,少年開了口,他生得有些兇惡,一開口卻相當溫柔,不待吹雪回答,他便將自己的外衣解下,披到吹雪身上,令人心安的氣味又讓他眼眶泛淚。

「謝謝……」他低喃道謝,而後陷入了沉默,他不知曉少年的名字,也不知道該如何和他說話。

「你是……吹雪士郎吧?」少年略些懷疑地問,小心翼翼的樣子想必是因為他身上穿著比其他人華麗許多的衣服,身為長工,他的地位要比他低得多了。

吹雪望著少年,剛毅的線條乍看似乎有些兇惡,眼眸銳利此刻卻又帶幾分擔心。

「嗯。」他輕輕頷首,禁不住上下打量對方,解釋道:「剛剛……你誤會了,我並沒有要尋短。」

「……是嗎?」他凝視吹雪的眼神令吹雪覺得好像會被看穿心思,他點點頭:「是我失禮了,我方才以為……你看起來好像要跳下去了。」

吹雪望著少年突然忍俊不住地笑出聲來,清脆的笑聲令少年愣了愣,吹雪卻停不下來,直笑得流出了眼淚,他抹去眼角的晶瑩淚滴,對少年直笑。

「沒問你名字,你是這兒的長工嗎?」

少年因為吹雪過於燦爛的笑而發怔,過了好一會才回神:「染岡,染岡龍吾。」

吹雪點點頭,雖沒再多說什麼,卻將名字記在心底了。

只見染岡抬起頭,天下靜靜飄下細雪,他將吹雪扶起,道:「又下雪了,回房吧?你的手好冷。」

被染岡輕輕握著的手頓時暖了,吹雪士郎沒說話,卻覺得好像連臉頰都熱上幾分。

他點點頭,任由染岡拉他走回樓裡。

(待續)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