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滿階_01(染吹)

南柯一夢染吹篇。
這篇進度到試飛超快的,因為豪風篇的關係所以一直無法更新(欸



漫天大雪,天氣冷冽,街上的行人自然少了。

不過花街裡的生意自然不受天氣的影響,大紅燈籠一掛,依舊是人來人往、熱鬧得很。

有多少人慕群芳苑的名字而來自不消多說,其中兩名花魁的時間,更是早已被預約得滿,沒有千金還別想進門。

雪安靜地落在階上,被尋歡客一腳踩得粉碎,融在地上染上幾分髒汙。

「……」少年眉頭深鎖,清澈的眼裡透出幾分哀思,回過了頭向門口張望。

「怎麼了?」摟著少年腰身的男人低聲問道,但顯然心不在焉,只是單純地想要拉回少年的注意力。

「……沒什麼。」少年回頭,綻出清麗的微笑,掩住了眼底的一絲落寞,他強打精神堆起笑容向客人攀談:「伊藤少爺你好久沒來呢,是工作忙嗎?」

語音漸行漸遠,終聽不見了。

滿心歡喜的尋歡客自然不會發現身邊的少年有心事,光是今晚花魁屬於他就足夠心花怒放了。

吹雪士郎低垂下眼,白皙的臉龐上蒙上憂愁,有一杯沒一杯地和客人喝酒,心思卻早就不知道飄到哪裡去。

窗外白雪緩緩飄落,他輕咬下唇,言語全數化為無聲。

這麼冷的天,室內有籠著火讓溫度稍微升高些,加上上好的竹葉青,所以他還能穿著單薄的外衣,只穿著襪子在樓裡行走。少年不知怎地灌醉了他的客人,將男人費力地扶上了床,然後輕手輕腳地走出房門,將門板輕掩上。

走道外空無一人,夜深得連樓裡的人都已經打理好熄燈了,他躡手躡腳地穿越走道,盡力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

直走到深夜格外靜的大廳裡,桌上只搖搖晃晃地點著一支蠟燭,大廳裡不比隔間,這裡的寒意直鑽進單薄的衣襟裡,冷得他打了個冷顫。

吹雪四下張望了會,輕巧地盡量使自己不發出一點聲音,他躡手躡腳地繞至華樓的後方,那兒沒有客人,一向是群芳苑裡的工人聚集所在。

轉角處之後便是雜工休息的房間,他甫一轉過轉角,就險些撞上從房裡出來的人。

「啊……!」吹雪險險掩住驚呼聲,因為毫無預兆,他重心不穩地向後跌,被對方拉了下,吹雪直撞進對方胸口。

吹雪方才吃了一驚,但是轉瞬間竄進鼻間的味道卻讓他熱淚盈眶,反手緊摟住男人。

「染岡君……」吹雪收緊手臂,將整個身子的重量放到對方身上,眼底驀然浮現水霧,一點點淚把男人的衣袖沾得微濕。

男人沉默地摟著他,線條剛毅的臉上隱隱有沉痛之色。

「士郎……你怎麼在這裡?」染岡龍吾身為群芳苑的跑堂,吹雪士郎的客人每日是誰,他都是知道的,有些時候他還要領客人進吹雪的房裡。

這對他們倆來說實在太痛苦了,像把刀在心上劃,但這件事要是讓樓主知道,兩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就是因為太明白了,所以兩人只好繼續忍受著這般生活,只求一線轉機。

「我把他灌醉了。」吹雪倚著染岡的胸膛,輕聲地說。長廊邊很冷,他不禁瑟縮了下,下意識在染岡身上尋一絲溫暖:「我、我想見染岡君……」

染岡龍吾不發一言,維持著這樣的姿勢,夜彷彿也靜了下來。

「夜深了,快回去吧。」染岡輕聲說道:「你穿得這麼單薄,會著涼的。」

「……嗯。」他輕輕點頭,依依不捨地站起身,離開了染岡的身邊讓他覺得有些冷。

曲折地回到房裡,幸運的是一路上都沒被發現,房中的客人也依舊鼾聲大作,吹雪士郎在桌邊坐下,替自己倒了杯茶。

他是被關在華麗的籠裡的金絲雀,被送給貴族的禽鳥,終日在籠裡歌唱,就沒有絲毫自由可言。

但是吹雪並不恨自己的遭遇,對於他而言,現今這樣的生活也許還算是幸運,至少他不需要在外面挨餓受凍,是直到喜歡上染岡,吹雪士郎才生出一絲怨恨,想著若是他仍是自由之身,就能和男人長相廝守。

但是,也許這樣就不會遇上他了。

吹雪時常陷入這樣的思緒裡,但多數時光都不容他多想,因為客人總是會不間斷地出現,他就要笑臉迎人,把那一份反胃感藏得好好的。

吹雪士郎才十一歲,就已經在這個地方了。

那天,也是雪花飛揚。

(待續)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