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21(豪風)

對不起它歹戲拖棚QAQ
這回在解謎,所以打得有點辛苦(咦?

二十一

風丸不待豪炎寺領他就逕自往亭裡去,倒像是這裡他熟得很,直走到御堂面前才停下。

姑娘家的十指似是分心而撥亂了個音,望見人影立在跟前,御堂玲華停下琴音。髮髻上的一顆明珠顫動兩下,她抬起一雙明眸,看見面前之人不是豪炎寺倒也不如何驚訝,只是微挑高眉,露出一絲詢問意味。

「下人來報,說豪炎寺少爺來訪,我才讓你直接進來這裡的,這會卻為何有外人?」御堂玲華表面雖平靜,但是語調卻有嗔怒,這言下之意除責怪風丸冒昧,還隱約把豪炎寺說成了自己人,大有以未婚妻自居的味道。

「小姐恕罪。」豪炎寺和她相比倒是冷淡得很,他輕聲道:「只是我這……他說非要見妳一面不可。」

他原先想說是朋友,話到口邊又吞了回去,慶幸御堂並沒發現,她那有幾分委屈的神色讓豪炎寺看了有些抱歉,正思索著要如何緩和下氣氛,風丸便先伸出手,要豪炎寺別說話。

御堂玲華皺眉,正待喝斥,卻讓風丸的一句話就驚得說不出話。

「玲華,是我。」

豪炎寺看見御堂玲華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嘴唇連一絲血色也沒有了,她瞠大杏眸,眼裡倒映著風丸的影子,她顫巍巍地站起身,繞過那架古琴,跌跌撞撞走到風丸面前,顫聲道:「你……是……」

「我是一郎太。」風丸勾起一抹淺笑,那其中的哀愁卻讓人鼻酸,他繼續對著已然驚得呆的御堂說:「好久不見,妳可還記得我?」

「你真的是一郎太?」御堂玲華的聲音不住發顫,她伸手拉住風丸的衣袖,眼淚就撲簌簌地下墜,落在地上讓豪炎寺看得都心疼起來:「為什麼!你為什麼現在才回來?」

雖然對於兩人的過去並不了解,只知道風丸和御堂間必然有過約定,而風丸一去群芳苑就不回了,直到今日才歸返。御堂玲華長年鎖在深閨,自然對於花街的事情一無所知,風丸雖名滿京城,御堂卻什麼也不曉得。

只見風丸輕輕摟住御堂,眸裡神采黯淡幾分,輕聲說道:「對不起。這幾年我在花街,出不了樓也罷,這般汙穢又哪裡有臉見妳?只是……」

「只是什麼?」御堂抬起一雙淚眼,不住跺腳:「我不在乎!不准你說自己髒!我──」

「玲華,」風丸輕輕截住她的句子,咬了咬下唇:「妳和修也的婚事我聽說了……」

「修也?」耳朵尖利地聽出不對勁,御堂直向豪炎寺的方向瞪過來。

「我知道妳和修也有婚約……」風丸停頓了會,斟酌著該說什麼,看見御堂的神色,他幾欲開口,最終吐出一口氣:「玲華妳,其實不喜歡修也吧。」

沉默霎時漫開,御堂玲華抿著唇一句話也不說,她先前雖說對豪炎寺的喜好聊若指掌般,勤練琴似乎也是因豪炎寺而起,但事實並非如此。

御堂既和風丸早就相識,雙方的琴也是當初開始學習,那御堂喜歡琴的理由便不可能是因豪炎寺──她這幾年之所以撫琴,全是因思念風丸而致。是以那調子才會如此熟悉、如此相似。

御堂玲華至始至終,心繫的就只有風丸一個。

因為風丸過去曾提過豪炎寺的名字,是以她才會對豪炎寺留上了心,提出婚約的是她,只因風丸失去蹤影,而豪炎寺曾是風丸掛心之人。

「沒錯,我一點也不在乎豪炎寺少爺。」御堂轉過身,用手帕擦去自己的眼淚,想必是怕自己哭花了臉給風丸看見:「一郎太無聲無息這麼多年,我以為你早已不在,只有彈琴的時候才會覺得你還在……我們還能一起彈琴。」

「一郎太,我喜歡你啊……」御堂輕輕顫抖肩膀,聲音抖得猶如風中落葉,豪炎寺忍不住別過頭去,因他覺得這沒有他插嘴的餘地:「我從那個時候就──」

「不是的。」風丸擰起眉,過去握住御堂的纖纖素手,看見少女的肩頭一緊:「妳根本就不是喜歡我,妳只是找不到妳的玩伴,所以長久以來以為那就是喜歡了。」

「才不是!」御堂像被毒蛇咬了一般猛然回頭,用力抓住風丸的衣袖,使力過猛把風丸的衣袖扭得皺了:「我是真的喜歡你!」

風丸沒有說話,他只是捧起御堂的臉頰,在少女尚未反應過來前,他闔上眼湊上前輕吻了她的唇瓣。

豪炎寺雖驚訝,卻依舊壓下了心裡的激動,他相信風丸,所以現在仍沒有動作。

御堂玲華瞬間猶如被抽去了什麼似的,驚得瞪大眼眸,美目只管盯著風丸,又驚得說不出話,直至風丸放開她,而她頹然坐倒在石椅上。

(待續)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