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20(豪風)

在寫私通(ㄆ)那一段的時候我真的快要吐血了ORZ
我真的很不會寫甜的部分,虐的時候倒是快得很……

另外宣傳:
南柯一夢【群芳願】【雪滿階】正式預定開始囉,連結在上面,請大家多多支持(掩面


二十

「你知道?」這下倒是豪炎寺驚訝了,卻見風丸欲言又止,像是有什麼苦衷卻說不出口。

豪炎寺沒逼問他,只是靜靜地等,他曉得風丸受的苦比他看見的還多許多,無論如何,他是不想再逼他了。
先前是他不好,搞壞了身子,沒有去群芳院看他,風丸不怨,反倒還趁著夜色往他這裡來,他雖擔心卻也欣喜不已。

只見風丸怔怔地望著窗外出神,燭光一閃一閃地,映在他臉上透出了種異樣的蒼白,他宛如吟唱般地開口:「玲華她,是……」

風丸直呼御堂的閨名讓豪炎寺十分訝異,但終究將心裡那股異樣壓下去,靜靜地先聽風丸說什麼。

「修也,你知道我家原先和一之瀨少爺差不多吧?」豪炎寺和風丸兩人在桌邊坐下,風丸也沒看桌上的茶水一眼,說起往事倒是顯得有些悵惘,讓他顯得像尊易碎的人偶般:「玲華是那時認識的,和你一樣是很小時候的事了……」

頓了頓語聲,風丸又續道:「玲華和我相識時間很短,是我娘……過世之後,爹新娶了二姨才認識的,她也喜歡音律,所以我們常到爹的書房偷偷玩那架古琴。有些調子,還是那時候我倆遊戲彈的呢。」

豪炎寺震驚地說不出話,御堂玲華和風丸間竟有這層關係,這是他從沒想過的,這倒可解釋了為何御堂玲華的琴聲讓他覺得和風丸相似,原來他倆認識,琴曲調近似倒也不是怪事。

只是風丸的琴音雖溫婉,但卻鉅力萬鈞,像道刮人勁風,聽者無不為之震懾;而御堂的琴多了幾分姑娘家的嬌弱氣,柔情似水自是不言而喻。

「原來如此……」好半晌豪炎寺方輕嘆口氣,不禁又憐惜地去觸碰風丸的面頰,他想說的都梗在口裡,就算知道了風丸和御堂相識又如何?這門親事是木已成舟,他爹的態度強硬得很,由不得他拒絕。

風丸回過身,盯著豪炎寺的眼眸,那雙紅棕瞳裡已然不見迷惘。

「修也,能不能帶我去見御堂小姐?」

「……去見她?」豪炎寺訝異地瞪大眼,沉吟半晌後搖了搖頭:「不行,你怎能留下?要是群芳苑那裡要帶你回去該如何是好?」

風丸歛下雙眸,神色一暗,語帶幾分憤恨:「不回去也好,樓裡這幾日有大客人,樓主又盯得緊,我好不容易才跑出來,士郎那也……不提也罷。」

豪炎寺輕柔吻了他嘴角,而後不捨地放開他的長髮:「我知道了,那你就留在這吧,我找時機帶你偷偷過去。」他知道風丸心裡必有計較,他想了想,終究沒問出口。

「修也。」豪炎寺耳聽得風丸一聲喚,他回過頭,望見風丸低垂著頭,蒼色髮映著月光反映出了些許白光,晃得他心隱約生疼,風丸有些患得患失的,他又續道:「我不會給你添麻煩嗎?」

豪炎寺輕柔地過去摟他,風丸一點掙扎也沒有,任憑他摟緊自己,這個懷抱他在這幾日裡日思夜想,此刻終於得以放鬆地放肆擁抱,他忍不住伸手去拉豪炎寺的衣角,任憑沉默流過一整夜。


×

翌日豪炎寺在侍女前來之前早早起床梳洗,讓風丸待在房裡,用過早膳之後,趁著老爺上朝的當兒,兩人換過衣服,悄悄地溜出府外。

豈料才向御堂府走沒幾步,就在街上看見一之瀨急急奔來,方到豪炎寺眼前,也沒看見風丸便一把揪住了豪炎寺的領子,嘴上也沒閒著:「修也!你怎一早就出門了?害我尋你不著……」話到後頭便消了音,原因自然是跟在一旁的少年:風丸一郎太。

「……風丸?」一之瀨彷彿頓失精神,他怔愣地張大嘴,倒也一眼就看出了風丸:「你怎麼?」

「他昨晚在我家。」豪炎寺簡略地道,一邊暗自扯了下一之瀨的衣袖:「別說出去,爹娘還不知曉。」

一之瀨咬了咬下唇,看似有滿腔不滿,最終卻什麼也沒說出口,過了會又問:「你們要上哪去?」

「御堂府。」豪炎寺回道,看一之瀨瞠目結舌的模樣方又補上一句:「你別擔心了,你之前的話我都聽進去了。」

一之瀨像洩了氣一般點點頭:「我知道了,我不問你了。」又別有深意地望了風丸一眼,這才匆匆離去。

風丸倒是看出來一之瀨是不如何喜歡他,興許是因為他和豪炎寺親近,而一之瀨已當了豪炎寺這麼多年的好友卻反遭冷落的緣故吧。

正胡思亂想間,豪炎寺一聲到了讓他回過神,抬頭一望,熟悉的大門讓他眼眶熱辣辣地,想他當初小時也曾來過許多次,這會兒人事全非,他早已不是養尊處優的少爺家,卻不曉得御堂玲華還記得他嗎?

讓門口的小廝通報,兩人輕易地進到了中庭,小廝悄聲地說小姐在上次的亭子裡弄琴,豪炎寺頷首表示明白,就要小廝下去。

越接近亭子越能聽見御堂的琴聲,風丸的心就像湖心被投入石子一樣,這樂音耳熟得很,不就是小時候在書房裡兩人吵著要彈琴時胡亂作的嗎?

雖然旋律比過去完整得多,但是主調他是萬不會聽錯的,在亭子裡彈琴的,就會過去和他玩耍的御堂玲華無疑。

(待續)

下一回:風丸見御堂的目的到底是?還有能改變現狀的機會嗎?

我的拖戲功力真不是蓋的XD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