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18(豪風)

這一回的劇情其實很久之前就想好XD
我真的好會拖戲XDDDDD


十八

華燈初上,風丸一郎太坐在窗前,百無聊賴地撥弄琴弦,一點音韻流洩,餘音嫋嫋。

近日他的愁思淡了許多,就連立向居都瞧得出來,估計多半是豪炎寺少爺的緣故,但詳細他卻不敢問了。

風丸從那天之後就謝絕了許多客人,即便是見上一面,也冷冷淡淡,讓許多客人都不敢造次。花魁這般囂張,也只有他一個人了。

樓主雖氣,卻也奈他不得,他固是知道豪炎寺的闊氣,所以才由得他這般,風丸雖擔心吹雪會因此而增加客人數量,但是吹雪笑著向他說沒事,而客人多半不會兩人那都去,風丸就放心了。

豪炎寺雖然沒說他幾時會再來,但風丸曉得他定會來的,因為豪炎寺自小就是那個性,言出必行。

這個晚上豪炎寺依舊沒出現,風丸雖相信他,卻也不禁胡思亂想起來,豪炎寺會不會出什麼事了?
他換了首曲子,彈那首豪炎寺來時稱讚過的曲,他也許不記得,但那是幼年時也說過喜歡的,就算世人說他是廣陵散,他也不沾沾自喜,因他只為豪炎寺而彈。

敲門聲突兀響起,在悠遠的琴聲裡依舊清晰。

他來了嗎?

心神方亂,手指在弦上猛地一顫,琴音頓碎,不成曲調。

「進來吧。」門被輕巧開啟又關上,他有些納悶豪炎寺今日怎地腳步如此之輕。

「……果然不報修也的名字就見不到你。」

「你──一之瀨少爺?」原本正有些不快,一轉頭就又立即被訝異取代。一之瀨一哉他見過,那次和豪炎寺一起來的,自然認識,他不禁口不擇言起來:「您,怎麼……豪炎寺少爺他──」

怎麼沒來?是厭倦我了嗎?他不敢問出口。

像他這般低下,在成為小倌的那一天開始,他就知道不該對未來抱任何期望。但是卻沒人告訴過他,如果心動了該怎麼辦?

他以往早就死心,要不是再遇見豪炎寺,他也斷不會──

風丸緊抿著唇,雙手發顫,豪炎寺沒有前來究竟代表了些什麼,不是他悲觀,而是其他人的下場他看得太多。
正心神紛亂間,修長手指輕巧提起風丸的下顎。

「──!」紅棕色眼眸驀地瞪大,不偏不倚對上一之瀨的深邃黑眼,那雙眼睛和豪炎寺有幾分相似,裡面露骨的打量卻令他想逃。

「你真的很好看。」一之瀨臉上無半分笑意,而風丸在驚愕過後湧起一股恐慌和憤怒,他猛地揮開一之瀨的手。

一之瀨一點氣也沒有,目光未曾移開:「修也會喜歡你,是因為你的眼睛不會說謊吧。」

「……什麼?」風丸抬起頭,因不可置信而微微發顫。

「今天……修也他來不了。」一之瀨有些遲疑,但總歸說了下去:「今日他父母命他去提親,但他說什麼也不肯……」

「提親」二字當頭劈下,風丸雖早就忖度過種種可能性,但當真的發生了,他反倒無所適從。

「別生修也的氣。」一之瀨又略猶豫了會,揀選適合的詞:「他也是,不得已。」

風丸怔愣地立在原地,一之瀨說些什麼他好似沒有聽到,就只是張著眼,手指下意識稍微一用力,琴弦震盪,頓時樂音迸出。

「修也他喜歡你。」一之瀨突然道,響在凝結的空間裡,風丸錯愕地昂首,看見一之瀨的眸裡亂得不成章法,他茫茫然,一時半會反應不過來。一之瀨又重述了次,別開了眼,這是風丸首次看見他情緒湧現:「他喜歡你,我和他認識這許久,從沒見他如此牽掛誰過。」

風丸定定看著一之瀨,知道他不是在說謊,他的心情稍稍平復了些,卻有種說不出的酸澀漸漸湧上,像是他想著豪炎寺病得待在家,又想他被逼著要去提親,即使他對他真是真心,那又如何?他不認為豪炎寺能推掉這場婚事,從哪個角度看他都是該消失的那一個。

但是思念焦灼,風丸覺得胸口都疼痛不堪,連一之瀨說些什麼都聽不清了。他只想見到豪炎寺,向他說這幾日的心思,然後,勸他放棄──

是不是,他該……


一之瀨見他思緒混亂,就沒再說什麼了。一之瀨靜靜地退出去之後,風丸失神地站起身,虛浮地走近桌前,想替自己倒杯茶,然後才驚覺壺裡竟是空的。

苦笑了聲,他叫立向居送新茶來,自己則坐在窗前,但覺腦袋一片亂,像是繩打了千百個死結般。

樓下這幾日亂哄哄的,他知道前幾天有大人來,不過他既說不接客,就沒有走出房門,只知道那少爺之大牌,許多人都被喚去服侍,就連立向居也比較少過來他這裡。

門一聲輕響,立向居走進房裡輕輕把茶放在桌上又出去了,風丸沒回頭,只是望著外頭的燈光,整條花街都像是蒙上了煙霧,一片朦朧的樣子讓他的表情也茫然了起來。

過沒有多久,當立向居再拿著晚膳進來時,卻發現風丸不見蹤影,整個房裡漫著空寂,彷彿只剩下風丸的琴音裊裊,還繞著滿室迴盪。

「風丸……公子……?」


(待續)
耶太好了進入後面的部分(不曉得還要寫多少字……

下一回,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