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17(豪風)

十七

豪炎寺語聲才剛落,還沒來得及接續接下來的話,就聽得一聲罵。

「你就不要和我說你要放棄!」一之瀨忍不住罵出聲,不知為什麼他如此激動,豪炎寺竟發覺他的眼角有些紅,像是要哭的模樣:「修也,你不是最堅持己見的嘛!做事也有最有分寸──」

一之瀨對上豪炎寺的眼睛,猛地頓住了語聲,緊抿的雙唇像是在隱忍什麼,令豪炎寺訝異不已。
「你從沒說過喜歡誰,這次一定是真的吧!」一之瀨的呼吸十分急促,激動地臉上都泛上紅潮,豪炎寺早已記不得上次一之瀨這般生氣是為什麼了:「就算風丸是男人,你也不能輕易妥協啊!」

一之瀨停下語聲,胸膛不斷起伏,喘吁吁地瞪他,大眼睛裡的情感讓豪炎寺像哽住了喉嚨口,一時半刻不能言語,好不容易才喚了他一聲。

「一哉?」

「……哼。」一之瀨轉過身去,背對他的那身影看起來竟然如此震懾,豪炎寺的視線也移不開,一之瀨冷哼了聲,彆扭地扭過頭去,倒像是女孩子家耍任性了,他低聲道:「當我沒說。」

豪炎寺才因他突如其來的脾氣愣了會,一之瀨這會竟真的轉身便走,他嚇了一跳,急急忙忙拉住他。

「一哉,你怎麼了?」

「少囉嗦。」一之瀨揮開豪炎寺的手,豪炎寺此刻半分力氣也無,自然抓他不住。豪炎寺自覺對於大部分人的心思都看得透,但是一之瀨此刻在想些什麼,他一點主意也沒有。

一之瀨別開頭,但總算沒有真的離去,他拉了把椅子在床邊坐下,沒有一句話。

「一哉,你為什麼生氣?」豪炎寺這幾天都睡得不甚好,精神自然不佳,方才一之瀨的話他雖聽見,但是語句又急又快,一之瀨連珠炮似的句子他只聽了兩三成,這會兒他只知道一之瀨正氣著。

一之瀨不言不語,豪炎寺又怎會知道他內心所想?只聽得過了好半晌,一之瀨才小聲地說話,一點插話的空間也不給他。

「我是說,你既然喜歡風丸,就不該放棄。」

一之瀨的聲音堅決得很,沒給豪炎寺回話的機會,他要豪炎寺趕緊喝藥,不要顧左右而言他。

豪炎寺沉默地吞下苦藥,他總算明白了一之瀨生氣的緣由。好友對他的關心當真是不考慮任何後果,這些話要是被爹娘聽見,後果不堪設想。

在心底悄悄道謝,豪炎寺感覺這句謝要是說出口,似乎什麼就會一發不可收拾似的。

這般難以忍受的靜謐,就連豪炎寺都有些沉不住氣,一之瀨卻坐在原地發呆,一瞬也不瞬地瞧著窗外,沒有要開口的意思,倒讓豪炎寺也有點不知所措了。

知道好友並不是在生氣了,只是在等他先說話。豪炎寺暗自忖度自己的身體,知道這樣冒冒失失地跑去,不但父母會怪罪,說不准自己還會再病倒,又想到爹那兒的強硬,當真是一股鬱悶無處訴,堂堂個少爺家,倒要出個門都無法。

「修也,你在想什麼?」

「……我想,你能幫我個忙嗎?」豪炎寺知道再客氣一之瀨只會生氣,搞不好還會挨他打,這下苦笑著,不如乾脆地請他幫忙。

「怎麼了?」

「你知道爹娘那邊逼得緊,御堂小姐也好幾次過來……」豪炎寺放下空了的湯碗,連喝清茶漱口的心情都沒了,眉頭緊皺,他雖有滿腔想法,卻苦於困在房裡,爹對他有形無形的軟禁他是無力反抗的。

「她真那麼喜歡你?」一之瀨挑高眉,倒有些懷疑:「你和小姐不就見上次那一面嗎?」

「我不知道。」豪炎寺原先也這麼以為,但是御堂小姐看他的眼神和風丸有幾分相似,都有隱隱約約的執著,他說不上來,只知道她斷不會鬆口要退這門親事的。

「好吧,你要我幫你什麼?」一之瀨點點頭不再多問。

「爹娘明日叫我去下聘,我──」

「……我明白了,你和風丸的事情,你非說不可吧。」一之瀨知曉豪炎寺如此煩惱,必然是極重視風丸的了,身為好友又怎能不幫忙?

「抱歉,一哉。」豪炎寺看一之瀨的眼神十分複雜,他實不想給他添麻煩,但是他現在別無他法。

「你再道歉就不當我是朋友。」一之瀨眼睛瞪來,豪炎寺立刻閉上嘴,但是眼底柔軟的笑意卻藏不住,他知道一之瀨真的擔心他。

「謝謝,你只要去告訴風丸就行了……爹娘那邊,我會找時機說的。」豪炎寺語音漸弱,最後陷入了沉默,一之瀨聳聳肩沒再說什麼,只是表明他今晚就去群芳苑,要好友好好休息。

一之瀨又過了會兒就離去了,豪炎寺倒回榻上,之後母親雖來探望,也被他用不舒服等理由擋在門外,他這副模樣,要怎麼向母親說明呢?愛上小倌聽起來多麼荒謬,爹娘萬不可能同意他想將風丸帶回的。

除非──除非是把小倌的身分隱瞞起來,只說他是風丸家的遺孤,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輕嘆了聲,外頭的天色也漸暗了,他暗自想道一之瀨此刻興許已經出發,想到風丸,胸口就一陣熱,豪炎寺喝了口水去潤乾澀的喉,望向分明有些遙遠,卻依稀閃動紅色光影的小巷。


(待續)
請叫我拖戲大神XDDDDD(乾
期末真是折磨人啊……

下一回,走到了絕境,少年要何去何從?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