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16(豪風)

超展開(?
好吧我覺得有點神妙。
這一回充滿一之瀨,根本篡位(並沒有)

十六

豪炎寺修也匆匆地自御堂家回到家裡,一之瀨一臉的擔心,亦步亦趨跟在他身邊的樣子倒像是奶媽似的,豪炎寺不禁笑他太大驚小怪。

「你竟這麼說?我也是擔心你──」一之瀨瞪圓眼,看豪炎寺那失魂落魄的樣子,他會不知道好友心裡有疙瘩?否則以他的性格,對姑娘是絕不會這麼不禮貌、沒有好好說完話就離去的。
豪炎寺搖頭要他莫再繼續說下去,他心裡也明白他這樣一走了之,爹定會大發雷霆,但是他也顧不上這麼多了。

豪炎寺沉默著,又想到風丸。那御堂玲華的琴藝雖高妙,旋律又和風丸極為相像,但那畢竟不是同一人,他竟會為了那女孩而失神──

「修也啊,你真不舒服嗎?」一之瀨皺著眉,嘴裡依舊絮絮叨叨:「我說你啊,要是不喜歡人家小姐便罷,可別說喜歡,之後又到處拈花惹草……你那風流債之精采我是知道的,不過──修也?」

他沒回話,只是坐在椅上,心事重重的樣子讓一之瀨停住了語聲。

他鮮少見好友這般模樣,倒像是丟了什麼而憂心忡忡,患得患失太不像豪炎寺了。

一之瀨一哉抿抿唇,這是他第一次不曉得豪炎寺在想些什麼。他知道豪炎寺不想成親,但是看今日的反應又似乎不是單純如此。

仗著多年交情,一之瀨思來想去,終究擔心他,還是問出了口。

「你最近怎麼了?」一之瀨皺著眉,上下打量好友:「沒精打采的,方才我問你話居然也不回,怎麼了?」
豪炎寺修也不發一語,只是擰著眉,像是有什麼苦衷一般。

一之瀨很有耐心,他沒有咄咄逼人,只是沉默地等待豪炎寺回話。這好友他再了解不過,只要略有猶豫,那就一定是有心事了。

「記得館裡的風丸嗎?」

良久豪炎寺丟出來的一句話令一之瀨瞠目結舌,顧不得什麼冷靜,他急急追問:「是那個,花魁……」

「是。」他乾脆地承認,他是在意他,面對那雙彷彿淡漠得無痕的眼眸,他的心弦也隨之顫動,直到現在他根本放不下。這件事情要他如何說出口?即使只有自己面對也無妨,要不是面對好友的詢問,他也許就這麼藏在心裡了。

「但他──」

「我明白。」豪炎寺眉頭無半分舒展,念及父母的心情及立場,他什麼話也說不出。

身分藩籬,世俗禮教。身在豪門,豪炎寺自然懂得那些規矩,自小他就知道往後會是什麼光景:他讀書學習,父母會替他安排個大戶人家的小姐成親,而後他繼承家業,再傳給自己的兒子。

本應該如此,但他萬不該動心。

父母管他雖嚴厲,但對他偶爾和好友遊戲人間也不會太過拘束,豪炎寺並無流連花街未返,他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他能做到他們的要求,其他的事情他都可以自己做決定。

但這次應當如何?

說自己喜歡上了別人,非他不可?

「修也……」

「我沒事。」他斷然打斷一之瀨的話,看好友那欲言又止的樣子,他懂得一之瀨的性子,嘴上不說,其實就會胡思亂想。

「不是說沒事嗎?」豪炎寺對他展顏一笑,要他趕緊回家去:「這件事我會好好想個辦法的,你不必操心。」

一之瀨眼底的不諒解讓豪炎寺再度苦笑,他知道他怨他不讓他分擔,但他也只是不想讓他擔這份心。

「我保證沒事。」

「……那好吧。」一之瀨勉強答應了豪炎寺不再追問,不過看他離去時的身影,豪炎寺知道這次氣著他了。
在心理和他說聲抱歉,豪炎寺走回房間,倒在被褥上放鬆身子。

不知怎地他覺得疲累不堪,幾日以來都睡得不好,尤其昨日和風丸幾乎整夜沒睡,一早就又和一之瀨到千奼紫去喝茶,過了中午又去和御堂小姐見面,雖然是短短一日發生的事,卻令他感到特別漫長。

希望一哉別氣了,他只是不想讓他瞎操心。

豪炎寺闔上眼,即便心中諸多繁雜事,仍是倦極地悄悄睡去。




豈料豪炎寺自那日之後竟食不下嚥,爹娘當然免不了訓他一頓,原先父親想叫他早日去提親,但見豪炎寺這般模樣,只好先作罷。

自然爹也有問過豪炎寺想法的,豪炎寺說御堂玲華是個好女孩,但他覺得終身大事如此未免太過輕率……

「你不是很喜歡琴嗎?」母親在一邊打圓場:「玲華的琴你那日也聽見了,難道你不喜歡?」

「並非喜歡或不喜歡,只是……」豪炎寺沉默著不知道該如何說明父母才會明白他的意思:「的確御堂小姐才貌兼備,又落落大方,但是我……」

「行了行了。」父親倒沒母親那般好脾氣,他揮揮手:「你說玲華好就好,哪來那麼多話呢?感情都是往後才養的,你也明白不是?」

豪炎寺雖明白,但在認識風丸之後的他卻無法接受。

「爹──」

話語被打斷,父親擺擺手叫他退下,他雖有眾多言語卻哪能說得出口?況且理虧的是他,這他豈會不懂。

豪炎寺的身體就這樣一天天地虛弱下去,聽見這消息,一之瀨原先正和他賭氣,沒兩日就立刻跑了來。

一之瀨看見豪炎寺無精打采的模樣,叫他吃點東西又說沒有胃口,不禁瞪大了眼,大呼小叫。

「你竟然會病了!莫不是相思病?」

知道內情的現在也只一之瀨一人,豪炎寺無奈地叫他禁聲,免得父母聽見。

「你別鬧我了……」豪炎寺說話有氣無力,讓一之瀨的眉又深深皺起來,又急又氣。

「不會照顧自己的傢伙!」他嘴上念個不停,臉上的擔心卻是貨真價實的,他將湯藥塞到豪炎寺手中,要他自己趕緊喝下。

「哼,你要怎麼辦?」一之瀨盯著他,豪炎寺只能苦笑。

「我還能怎麼辦……?」

他的聲音細如絲,低沉迴盪著一之瀨都沒聽過的情緒,眼神也像是暗了幾分。

(待續)

劇情差不多進入後面四分之一?(歪頭
我有點無法控制走向的感覺(汗

下一回,豪炎寺出不了門,那風丸呢……?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