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15(豪風)

豪炎寺爭氣啊~不要把持不住喔!
最近寫的攻都很渣是怎麼回事(思)

十五

豪炎寺訝異地向裡望去,只見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坐在亭中撫琴,棕色的長髮微捲垂下,上頭梳了個簡單大方的髮髻,容貌隔得遠了看不清晰,但覺氣質脫俗,少女低頭正撥弄琴弦,幾個音階躍出,震動人心。

不,和風丸的還是有些不同,她的琴藝雖精妙,比之風丸多幾分柔美,有女孩兒家的柔弱溫情,風丸的琴音孤芳自賞,像是帶了些砂礫刮人的勁風。

他略一遲疑,才一眨眼的時間,琴聲就停了。
他抬起頭,視線正巧和少女對上。頓時有幾分尷尬,但是少女卻落落大方地站起身,直往他這走來。

少女一襲藕色衣衫,裝飾雖少卻恰恰襯托出了她的氣質,頭上簡單地梳著髮髻,斜插著支鑲了紫晶的簪子,亮晃晃地,棕色長髮披下,一雙眼睛神采飛揚,顧盼生姿。

這就是御堂小姐?豪炎寺在心裡暗自認同了一之瀨的話,的確看上去冰雪聰明。

「豪炎寺少爺,午安。」

「……午安,御堂小姐。」

少女的眼睛看了過來,倒像是眼睛也會說話似地:「豪炎寺少爺,你終於肯來了。我和爹求了好久,讓你來見我……」

「是嗎……?」

豪炎寺不明白這個大小姐打的是什麼主意,只好在寒暄幾句之後單刀直入地問。

「那個,御堂小姐……」

「叫我玲華吧。」少女噙著一抹笑,手上輕搖摺扇,直直盯著豪炎寺,讓他都有點不自在起來。

「……玲華小姐,」豪炎寺看著對方,小心翼翼地衡量著措辭:「容我冒昧問妳,你可知道我們爹娘要我倆結親的事情?」

「這個自然。」御堂玲華一點也不訝異,她的回應反倒讓豪炎寺十分錯愕,到希望是自己聽錯:「這是我和爹提的。」

豪炎寺經得好半晌說不出話,望著玲華美麗的笑靨,他只覺得似乎只有自己被蒙在鼓裡,好容易才想起問她:「為什麼?」

御堂玲華垂下眼簾,長長的眼睫毛掩住了她的神色,這模樣竟和風丸也有幾分相像。

「怎麼了?莫非豪炎寺少爺嫌棄我?」少女擰起眉,一抹憂傷,垂著頭的樣子宛如受了委屈,任誰看到都要憐惜。

「不是的。」豪炎寺慌忙搖手,他咬咬唇,斟酌自己的用詞,就怕傷了這如花似玉的姑娘家:「只是你我這是第一次見面,妳為何之前就如此要求?」

御堂玲華轉過身,纖纖十指在琴上一撥,安靜地不說話,幾個音階躍出,豪炎寺不禁又把這情景和那日初見風丸時重疊了。

怎會如此……

豪炎寺自覺有些不妥,他正有些失神,卻聽見御堂玲華幽幽開口。

「豪炎寺少爺,聽說你很喜歡聽琴,是嗎?」

為何突然說起這件事?豪炎寺雖納悶,卻仍舊點了點頭,回應了他的問句,只是也不禁奇怪為何她會如此清楚。

「玲華小姐妳,為何會……」

「我怎會知道嗎?」少女向他盈盈一笑,她微閉眼,自有種少女楚楚可憐的韻致:「豪炎寺少爺如此有名,城中誰不知道?我就算是小姐平時不出門,在家裡也會聽侍女說起的……」

原來如此。豪炎寺雖不張揚,但他也知道在京城。他和一之瀨的名聲算是挺響的,一之瀨老是笑他到處欠風流債,卻沒料到這次卻嘗到苦果了。

當他認真了,就沒有挽回的餘地嗎?

豪炎寺暗想,他不能對不起御堂玲華,說到底,她也是他的未婚妻,雖說尚未過門,但是那名份,對姑娘家有多重要他豈會不明白?要是處理不好,別說他脫不了身,要是害得這小姐身敗名裂,女人又怎能抵抗世俗的眼光?

「聽說你很喜歡琴,我就練了好幾首,能否請少爺指點一二?這是我最喜歡的曲子。」御堂玲華向他微笑,只不過有些不敢望他,豪炎寺頓時覺得是自己有些過份。

說來也沒有拒絕的餘地,他點點頭應了,少女坐到古琴前,過了會兒輕輕撥弦,剎時間旋律流瀉,她彈的曲子,和初見風丸時,那絕妙的曲調竟有九分相像。豪炎寺驚訝之餘也泛起股莫名苦澀的味兒。

這小姐和風丸如此相似,但是他偏偏遇見了風丸,就喜歡他那淡漠的銳氣,他最初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質,對他卻和別人不同,在知道了風丸對他的情感竟是如此之深,他又怎能放手?

「玲華小姐。」他衝口而出,少女愕然停下琴聲。

「怎麼了?莫不是玲華彈得不好,豪炎寺少爺你不喜歡?」玲華瞪大杏眸,秀麗面龐疑惑不解,她眨眨眼,見豪炎寺站起身,不禁手忙腳亂。

「不,不是的……」豪炎寺輕笑,他並非是對御堂的琴音不敬,只是在笑自己:「玲華小姐,請原諒我今日的心不在焉,我……只是……」

「豪炎寺少爺身體不舒服嗎?」御堂玲華憂心忡忡的模樣,讓豪炎寺的良心有些不安。

他暗想,這小姐和風丸果真還是不一樣的,要是風丸,他一定一眼就看穿他是分心呢。

他果然……非他不可。


(待續)
下一回,這是相思病嗎?
少女和少年委實相像,他--

不知道我在幹嘛(ㄍ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