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14(豪風)

不忍說我這超會拖戲的傢伙,本回依舊沒有豪風的畫面(汗

十四


回到家裡,今天豪炎寺老爺是休假在家,和娘一起坐在大廳裡,正和夕香玩著,見兩人回來,老爺和夫人也沒有多說什麼,看來春奈替豪炎寺瞞得很好,昨夜沒在家的事父母並不知曉。

「修也,你回來啦?」母親笑得一臉溫柔,看見後面的一之瀨笑得更喜:「一哉也來了?快來坐。」

「叔父叔母午安。」一之瀨向兩人簡單請了安,便走向夕香那牽起她的手,小女孩開心地臉都紅撲撲的。

「一哉哥哥!」

「我回來了。」豪炎寺向父母點點頭,一邊走過去不動聲色地拉開一之瀨的手,看見好友在暗自竊笑,賞了他一個白眼。

「雖然還有點早,我叫春奈去張羅午膳吧?應該也弄得差不多了。」母親問道:「一哉也留下來吧。」

「好的。」

「剛才在千奼紫喝了好幾杯茶,這會還有點撐,再過會吧。」豪炎寺答道,他抿抿了薄唇,想著趁著時間向父親詢問下和御堂家小姐見面的事,卻不知該從何開口,他看相一之瀨,卻發現他也在看他。

「修也,快問啊。」他放低了聲音,向他眨了眨眼。

「怎麼了?」豪炎寺老爺耳尖,依稀聽見一之瀨說的話,狐疑地看了過來,弄得一之瀨有些尷尬。

「呃,那個……」
「爹,你不是說,想讓我見見御堂小姐嗎?」豪炎寺自忖這是自己的事,也不想讓好友沒台階下,便自己接過了話。

他想把風丸帶離群芳苑的心意沒變,但是這事情總歸要解決的,他不能假他人之手去處理。

夫人先是愣了幾秒,然後露出微笑:「一哉和你提了嗎?抱歉,只是那日看你似乎有些不願意……」

「雖然我還是覺得有些早,但是……」豪炎寺看向一向嚴肅的父親:「既然是爹選的,我於理是該見她。」

豪炎寺老爺露出微微讚賞的眼神,他點點頭:「那下午便過去吧,我和他說一聲。讓女孩家出來不好,還是應該我們過去。」

「爹!」豪炎寺急急喊住父親,迎上他的眼睛,他有些疑遲:「我……我先說抱歉,我、我如果和御堂小姐談不來,我……」

「修也……」一之瀨輕抽了口氣。他知道老爺的脾氣,幾乎容不得反對意見的,他幾乎要忍不住去抓住豪炎寺叫他別再說了。

「你都還沒去呢,怎麼就這樣說。」豪炎寺老爺並沒發作,只是冷冷地看了眼兒子:「見過了,你會喜歡她的。」

「……我知道了,爹。」豪炎寺明白他現在的確沒有理由和父親爭什麼,不管怎麼說都是他落在下風,他點點頭,沉默地接受了他父親的說法。

「老爺,別逼修也這麼緊。」夫人輕輕勸道,老爺聽聞,臉色就和緩了許多。

「叫春奈上菜吧,時間差不多了。」老爺揮了揮手,逕自先走進後面飯廳了。

「一哉不好意思,又讓你見笑了。」夫人摟著夕香,露出抹抱歉的笑:「還是留下來吃吧?」

「啊,沒關係的。」一之瀨慌忙搖手,有些彆扭地表示自己並不介意:「我才打擾你們了。」

豪炎寺在母親牽著夕香的手走進飯廳,對一之瀨笑了笑。

「謝謝你,一哉。」

「道什麼謝啊,我可什麼也沒說。」一之瀨看向他,眼裡帶幾分明顯的擔憂,他應該是以為豪炎寺不想成家才如此抗拒:「真的不要緊?」

「沒事。」豪炎寺示意他移動,兩人並走進飯廳,豪炎寺喃喃自語著風丸的名字,一之瀨倒是沒有聽見。

×

用過午膳之後,豪炎寺去換了套衣服,一之瀨則是猶豫著要不要跟過去,畢竟以他外人的身分似乎有些不妥當。

「一哉不去嗎?」夫人聽見他要先行告辭顯得十分訝異:「不過御堂大哥和你爹也認識,去請個安也無妨。」

「是嗎……」一之瀨不自覺地望向豪炎寺,豪炎寺向他笑了笑,叫他自己決定。

「那麼我就去請安吧。」他答應了一起同行,豪炎寺反倒鬆了口氣,那種場合他最不會應付,這和他的情人不一樣,對那些姑娘家說起來不好意思,他都是來者不拒,也許以後會成為他的妾,但絕不像是現在這樣,他得要費多少精神去面對?

他不禁開始胡思亂想,風丸現在在做什麼呢?今晚不能去找他,他會被別的客人霸佔嗎?

念及此他就覺得苦到不行,心裡的悶更是說不出口了。

「修也。」一之瀨輕聲喚他,讓他回過了神。

「抱歉,走神了。」他淡淡地道,要一之瀨放心。

令豪炎寺訝異的是御堂家並不遠,才走了沒有多久便近在眼前,他雖有些抗拒,但還是走了進去。

到得廳堂之上,大廳裡掛滿了畫軸,豪炎寺一向是眼光極好的,一眼就認出了有幾幅名作,看來御堂老爺的興趣就是收藏這些古畫了吧,難怪他與爹會意氣相投。

豪炎寺的父親上前去和對方主人寒暄了,豪炎寺和一之瀨走上前向長輩請安。

「御堂老爺午安。」

「哎呀,莫見外!」御堂老爺笑得一臉和煦,他連忙搖手:「叫叔父吧!我和你爹熟著!」

「好的。」豪炎寺微笑地接受了,他聽御堂老爺讓侍女去請小姐,侍女過了一會兒又回來,說是小姐不肯出來。

「一定是女孩兒家害羞,人這麼多不敢出來吧。」母親笑意盈盈,她轉過頭向豪炎寺喊了聲:「修也,你過去吧,沒有讓小姐出來的道理。」

「什麼?」訝異地瞪大眼,豪炎寺望向御堂老爺,卻見對方也毫無拒絕的意思。

「好侄兒,我家女兒啊,就是這個性有主見,你別見怪啊。」他過來拍拍豪炎寺的肩,呵呵地笑:「你進去和她聊聊吧,我們幾個就在外頭喝茶。」

對方都這麼說了他自然沒有再推拒的理由,只好跟了女侍到後院去,這種時候一之瀨便留在大廳了,畢竟是豪炎寺的事,還得靠他自己。

轉過幾條長廊,府裡的造景不比他家遜色,他一片暗自讚嘆御堂老爺的好眼光,一面跟隨著女士的腳步,不一會兒,就遠遠地聽見湖心的亭裡傳來琴聲。

他心裡不禁一動,這琴聲,聽起來怎和風丸的如此相似?

(待續)


我覺得我可能至少要25回(死目)
超會拖的我連小姐都還沒說話。

下一回,好像的琴聲,莫非……?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