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12(豪風)

我覺得,豪炎寺也只不過是個普通的男人……XD
呃好吧我真的臉皮很厚。(冷汗)
這玩意已經徹底失控了W
啊,豪炎寺好帥。

十二

「胡說。」

豪炎寺的眼神難得銳利起來,他盯著少年沒讓他逃開,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但仍很有分寸。他擰緊了眉,語帶些微責怪:「你怎能這麼說?難道你以為我對你別無所圖?」

風丸不禁愕然,豪炎寺的表現一直都很冷靜,游刃有餘的樣子令他以為他其實沒有那個意思,何況他一直告訴自己別自作多情呢。
他複雜地直視豪炎寺的眸,感覺似乎只要一伸手就會陷進去。

還未發話,豪炎寺便將少年摟進懷裡,香氣竄入,他不由得將自那晚就令他朝思夜想的少年抱緊。

豪炎寺修也不由得認了,他年少輕狂,身邊不乏年輕姑娘的傾慕,他也來者不拒,和好幾個姑娘有過不淺不深的交往,但那都不如風丸這樣令他失控,沒有多久就無法自拔。

「……」大約是不曉得該如何稱呼了,風丸沉默了,但是自臂彎裡傳來的顫抖依然明顯。

「一郎太,為何不能像以前那樣?」豪炎寺覺得這大概是自己此生說過最肉麻的話了,他對任何姑娘都沒有過這般話語:「我們不能一起去以前去過的地方嗎?或是你想去的地方,京城這麼大,你有許多地方沒去過的吧?」

「……我……」風丸面對豪炎寺的心裡話似乎也有些驚得呆了,良久的沉寂過去,他抬起頭,笑得有些淒楚:「我現在是離不開這裡的,你別說要帶我走的話,那沒可能的。」

「一郎太,你……」

「我相信修也……」風丸輕輕地道,總算願意如此喊他:「只是,我不能拖累你,你可是大學士的公子,未來怎麼樣我還不知道嗎?」

豪炎寺默然,就如風丸所說,那日父親提起的親事是必然的,他既不能拒絕,又不想辜負風丸的心意。

「一郎太,你既然相信我,就放心,好嗎?」豪炎寺輕輕吐出口氣,牽著風丸的手,把微涼的手心溫熱了:「我喜歡你。」

「對不起,我並非故意句句帶刺。」風丸輕嘆了聲,他緊皺著眉,紅棕眸子望向豪炎寺,臉帶幾分紅暈,說話又吞吐起來:「我也……」

豪炎寺笑著掩住他的嘴,看見風丸驚愕的眼神,他笑:「你不必說也沒關係。」

「嗯……」

風丸沒有再說什麼話,他只是輕輕地把頭擱在豪炎寺的肩上。

×

豪炎寺自群芳苑離開的時候天色將亮未亮,映著薄弱的熹光,風丸臉上的淚痕還很新,他用衣袖隨意擦去了淚,勉強擰出一抹笑,要豪炎寺離開他還是有幾分不捨的,遑論他方才徹夜沒睡,精神委實有些不濟。

「我要走了,你一個人不要緊吧?」

「別擔心我。」風丸低聲回答,心結解開,他字裡行間常帶的卑微也隨之煙消雲散,豪炎寺以為這是把他當成自己人的表現,興許是過往的背景使然,他講話還帶幾分氣勢:「我習慣了。」

豪炎寺念及風丸一就要待在此處,離開的日子還盼不到頭,就有些惆悵,但風丸說過許多次他不要緊,豪炎寺明白以他的身分目前做不了什麼事,就不提了。

「我過幾天有空就來。」他附在風丸耳邊說道,溫熱氣息拂過,他不禁又多停留了會,少年身上有種清淡的香氣,卻像令他食髓知味的味道。因為顧忌父母的想法,他不想太突然的讓父母知曉,他怕連累少年,他已經夠苦了。

「沒關係。」風丸一偏頭,輕輕笑了聲:「我已經很開心了。」

豪炎寺凝視他幾秒,然後輕挑起他輕巧下顎,別有深意地湊近。

風丸為無瑟縮下,但豪炎寺明白那並非推拒,少年的手顫抖著緊扭他前襟,略為緊繃地靠近,輕淺地吻上他。

自少年身上傳來的微顫及溫度,無論誰都情難自禁,豪炎寺改為摟著他的肩,原先輕吻大有失控的態勢。

他保留最後一絲理智離開風丸的唇,看少年臉上泛出紅潮,像是依舊對接吻毫無經驗似的。

「修也……」少年的聲音細若蚊鳴,下意識用手掩住了嘴。

「抱歉。」對少年的羞怯自然了解,他用手順過風丸的髮絲:「我太過火了。」

「沒那回事。」風丸稍稍順了順氣,向他微笑,眼角有幾分先前沒有的神采,雖然疲憊仍難掩,但笑容比先前溫和得多:「天快大亮了,再不回去就遲了。」

豪炎寺望著風丸,暗暗心想這表情也許只有他見過。少年半推著他,豪炎寺被風丸送到角門邊,才想起昨夜被他氣走的客人,會不會找風丸的麻煩,少年像是早已知悉他的心思,輕描淡寫地說沒事。

知道自己不能再待,豪炎寺向風丸告別,直到少年真的消失在他的視野中才轉身離去。

回到城中,早市早已開始,他不急著回家,直往一之瀨家裡去。

心上掛記著風丸,他反覆思量著該怎麼向父母開口,他是認真地想要讓風丸離開那處,龍蛇混雜,風丸又名滿京城,叫他怎麼能心安?

他心念一轉便想到一之瀨,他與他相處最久,又是同年,他肯定能明白他的想法。

方走到一之瀨家門前,遠遠地就瞧見一之瀨站在門口,他身後還有個瘦削高挑的青年,兩人方交談間,一之瀨的眼神就與豪炎寺對上了。

一之瀨望見豪炎寺便漾起笑容跑來:「修也?今天怎麼會這麼早來?」

「你才早呢,平日都睡到日上三竿的。」豪炎寺訝異之餘不忘回敬對方,卻見一之瀨聳聳肩,一副無奈的模樣。

客人嗎……看向身後的青年,豪炎寺推出了可能性。

「修也你還沒說呢,怎麼來了?」回頭和青年說了幾句,讓青年離去之後,一之瀨問起豪炎寺來的原因。

「這……」不知怎地,豪炎寺卻又疑遲了:「我……是想,許久沒上茶館了,要不今天去試試新茶?」

「這麼早?不過也好,不如去城西『千奼紫』吧?我可不想邊喝茶邊聽打仗的故事……」

「都好。」

豪炎寺沉吟了會,其實說不清自己為何說不出口。


(待續)

下一回,似乎已經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但是,想也知道沒有這麼簡單。

逼上門來的大小姐,豪炎寺要如何面對?

呃不忍說這真的很老梗,可是我超愛(?)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