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10(豪風)

這篇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拖戲(掩面)
所謂歹戲拖棚
真不好意思說這個系列還有染吹/綱立/鬼不/源佐久/基綠篇……
(立馬被拖去槍斃)



心裡有些疼,因為豪炎寺修也的到來而暗自竊喜,況且,他現在還護著他呢……

「風丸!」日向的耐性很快被麼去,吵雜聲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而吹雪士郎則第一個上前,輕輕拉住日向的衣袖。

「日向少爺,別氣了好嗎?」吹雪語調輕柔,只一句話就讓日向閉上嘴。他輕輕勾起一抹笑,清麗的臉令人炫目:「吹雪給你賠不是,陪你喝幾杯。」
「這,」日向顯然動搖了,吹雪士郎說要親自作陪,這機會有誰肯放過?但風丸卻又槍在他答應前出了聲。

「不行!日向少爺,我──」

「一郎太?」豪炎寺的低呼另風丸全身一震,這要他如何抗拒豪炎寺的呼喚?唯有他知道他的名字,但他怎能讓吹雪陷進另一個漩渦?

吹雪明明就已經──

「你到底想幹什麼?」日向的語氣又不客氣了起來,語調中隱含不悅:「你又是什麼人?我今晚早就定下了他,豈有讓給你的理由?」

「日向少爺!」吹雪再度拉緊日向的衣袖,秀麗的臉蒙上一層憂傷,眼睛垂下不看日向的:「吹雪的話就不行嗎?」

「呃……」

顯然是動搖,日向閉上了嘴,扔給風丸一個厭惡的眼神,旋即摟著吹雪離去。

風丸站在原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他低下頭,緊咬著自己的唇,思緒翻湧著。直到下顎被人輕巧抬起,他瞪大了眼,發現豪炎寺正直勾勾望著他。

直覺自己失態,帶幾分羞澀及愧疚地別過頭去,蒼色髮絲垂落稍稍遮掩了些許表情。

「抱歉,我……」

「別再道歉了。」豪炎寺輕輕一嘆,眼睛在他臉上停留了好幾秒,望得風丸心裡又湧出愧疚,豪炎寺一把抓住了他手腕就往樓上去。

風丸一句話也說不出,好像豪炎寺才是住在這的人似的,帶著他穿過華麗過分的走廊,沒有多久就回到風丸的房間,站在門外,風丸突然手上用力拉住了豪炎寺。

「怎麼了?」

「……我……」風丸不知怎地,望那間平時起居的房間,腳卻像是生了根似地立在當地,心底說不清自己怎地不想進去。

豪炎寺回過頭,深深望進風丸眼底,發現了他的心神不寧。

「怎麼了?你氣我嗎?」

「怎麼會……我怎麼敢……」風丸抿著唇,下意識地用他對一般客人的態度回應,那種語句間的卑微令豪炎寺擰起眉。

「怎麼又這麼說話。」豪炎寺輕嘆似地撩起他的長髮,因為隨意束著,雖然豪炎寺的動作輕柔,卻仍讓他的長髮披散下來,他的動作如語調一般輕,手指抹去了風丸不知何時沁出的淚滴:「……別哭。」

風丸緊扭著豪炎寺的衣袖,眼淚反而掉得更兇,讓豪炎寺也有幾分慌亂。

「先進來吧,我有話想問。」豪炎寺半摟著他的肩,不容反抗地將他推進房間裡。

雖然看似粗魯,實際上卻異常輕柔,豪炎寺拉著風丸纖細的腕,讓他在桌邊坐下。

風丸只是僵硬地緊絞著手指,散落下來的長髮披在肩頭,令他看起來更顯蒼白,下意識抿著的雙唇讓豪炎寺忍不住又輕嘆了聲。

「對不起。」

「我不是說別再道歉了嗎?」

風丸低下頭,蒼色髮將他的表情掩去大部分,方才在樓下的景況讓他一句話也說不出,對吹雪士郎的虧欠感幾乎吞沒了和豪炎寺獨處的歡欣。

豪炎寺暗自嘆息,他伸手將風丸摟進懷裡,感到少年的一絲遲疑,方才伸手反摟住他。肩頭處的衣襟有些微濕,是風丸在流淚。

沉默的時光流逝,豪炎寺靜靜地不發一語,直到風丸止住了淚,眼眶紅著抬起頭來。

「好些了?」豪炎寺覺得,令風丸哭泣的原因有一半是自己,但是直覺地判定不問出口比較恰當。

「嗯……」風丸輕輕頷首,不好意思地擦去了淚痕:「豪炎寺少爺,今日找我,是……」

「……我問你的問題,你如果不想答也就罷,別勉強。」豪炎寺沉默半晌方道:「你是否,幼時便識得我?」

風丸一閃而過的訝異並沒逃過豪炎寺的眼,他避開了豪炎寺的眼睛:「豪炎寺少爺,怎麼會這麼問?」

「只是覺得很有可能。」豪炎寺注視著風丸,看見秀麗的臉孔上有幾分掙扎,他再度開口:「是不是?」

這樣方能解釋得了風丸對他的熱絡,初次見面的人,怎會有那般反常的舉動?豪炎寺在家中思來想去,父母那天說的話和眼前的少年委實有太多相似之處,他想不懷疑都不行。

(待續)
下一回!蒼色髮絲的少年即將娓娓道來……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