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09(豪風)

沒辦法啦作者就是手殘又腦抽筋!
這篇東西才會這麼詭異!
……這一篇也什麼都沒有請放心。

風丸是單純的孩子呢哈哈哈。



又過兩日,一之瀨因為家裡的事情絆住了腳,豪炎寺用過晚餐,父親今日因公務不會返家,母親則是因為和夕香讀書疲倦而早早就寢,只餘他一個人。

抓到機會,他和春奈交代他要出門,隨意應付了那調侃的眼神便步出家門。

今天晚餐用得早,天色還不是很暗,他憑著那天和一之瀨走的印象順著相同的路線前進,不一會兒他就望見燈影搖曳的花街近在眼前。
風吹進了房裡。

日光漸漸地沒了亮色,外面掛起了燈籠,漸漸地出現些吵雜人聲。

少年不為所動地坐在銅鏡前,鏡子卻是斜放的,以他的角度根本看不見自己的臉,紅色絲線近乎隨便的纏繞髮絲,高綁的髮散亂,他命想要替他梳髮的少年離去,反正到了夜晚,心急的客人推他進房,總會亂的。

「風丸公子……」少年望著他,不知該不該離開。

「立向居,讓你為難了抱歉。」他微微一笑:「不過我不想整理。」

「好的……」立向居點點頭,看著風丸有些失魂落魄,他暗自忖度是否自那日後他就更少笑了?
他沒敢問,正要開門離去,又聽風丸喊他。

「立向居。」

「什麼事?」

「如果……」風丸停住語聲,過了半晌方道:「如果豪炎寺少爺有來,記得先告訴我,我要下樓找他。」

「……我知道,那我先出去了。」立向居退出房門,輕嘆口氣。

風丸他自那一天之後總是讓他注意豪炎寺的消息,人來人往這許多人,就只有豪炎寺一個讓他留上了心,但,卻不知那種大少爺有幾分真心?

他不敢再想,連忙下樓去準備。

腳步聲遠去,風丸丟開原先想披上的絲綢,站起身輕輕靠在床柱邊,盯著床鋪失神,又想起那晚豪炎寺如何對他。

雖然是他起的頭,豪炎寺的親吻和動作,有些激烈風丸卻不希望他停手,疼痛和快感相交襲來,他記得自己流著淚,因為彈琴而留長的指甲用力地陷進了豪炎寺的手臂,他卻沒有半分不滿,當他像愛人般疼惜。

每個動作都能讓他落淚,但豪炎寺沒有弄傷他,只在他身上留上痕跡。

身上的紅痕還令幾個常客不太高興,嫌他壞了興致,風丸卻心中暗喜,只希望豪炎寺的痕跡可以慢些消失。

思及此,風丸只覺臉上竟熱了熱,他輕咬著自己的指甲又放下,撫上自己的臉頰,那天豪炎寺也吻了他的臉。

「……」嘴唇張了張卻終究沒有喊出他的名字,風丸走近桌邊,替自己倒了杯茶,剛想喝一口,房門卻被人急促敲打。

風丸納悶地回頭,發現立向居難得沒有他允許就自行進門,他上氣不接下氣,顯然跑得有些喘。他要他先順順氣,立向居只大口呼吸,而後對上他的眼眸。

「怎麼?日向少爺已經來了嗎?」來得真早……

「日、日向少爺來了,但是……」立向居囁嚅著:「豪炎寺少爺也在樓下……」

豪炎寺?

風丸猛地瞪大眼,宛如雷擊一般,只聽進去最後一句話。

不待立向居說完,他奪門而出,顧不上自己的衣襟散亂,沒用幾步就跑到樓上,正巧對上豪炎寺的黑瞳。

「豪炎寺……少爺……」

像是沒料到風丸居然會特意下樓,豪炎寺顯得有些訝異,但隨後便勾起一抹微笑,看得風丸心跳如雷,像初次見到客人的緊張感繚繞……不,比那更多一些,也許像是少女初會情郎般吧──

「風丸!」思緒轉眼間被打斷,今日預約的日年輕酒客走上前,欣喜不已:「你居然會為了我下樓,我、我好高興……」

「日向少爺,我是──」風丸不知該作何回應,面對常客,他既不能擺出冷冰冰的樣子,也不能坦白說他其實是因為豪炎寺來訪而欣喜不已,方才沖昏頭跑下樓。

「日向少爺,抱歉。」正當他苦惱之際,豪炎寺獨特低沉的嗓音插了進來:「今天他是我的。」

「你說什麼?」日向一聽立刻火氣上衝。他要花多少銀兩才能來群芳苑一次,怎容得其他沒見過的男人隨口一句話就被打發?好歹自己也是風丸的常客,要二十次沒有,十次他還來過。

「你是誰?」日向的口氣自然不會好到哪裡去:「我今日早已訂下他,你憑什麼這麼說?」

「呵。」豪炎寺不知怎地興起種想和他作對的壞心,一來這少爺一臉有錢無處花的樣兒,二來只要一念及風丸會被別人壓倒,他就莫名地不悅。

興許是男人的獨佔慾在作祟吧?他將風丸一個拉扯到身後,看日向的神色愈加難看。

「豪炎寺少爺……」知道是自己的問題才導致這樣的局面,風丸抿抿唇思考著該如何解決。但手腕上穩定的溫熱感卻讓他說不出話。

「風丸,你說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我……」他一時語塞,不曉得該作何回應。

(待續)


風丸喜歡豪炎寺大家都看得出來,但是到底為什麼?

豪炎寺,快把風丸帶走啊!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