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07(豪風)

休養生息的一章(?)



大廳裡一之瀨似乎早已坐在那裡,和少年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有些拿起茶啜幾口,而昨夜的吹雪則不見蹤影。

「一哉。」

聽聞豪炎寺的叫喚,一之瀨猛地回過頭,臉上露出笑容。

「修也你真慢。」一之瀨輕吁了口氣:「我還想你要是再不下來,我可要上去找你了。」
「這……」豪炎寺自覺有些心虛。若是一之瀨來喊他,那他昨夜的失控就肯定會被知道的。

「罷了罷了。」所幸一之瀨沒再問,他擺擺手,連聲催促:「總該回去了吧?都快要午時了,爹娘不念才奇怪。」

「……嗯。」豪炎寺欲言又止,他回望了風丸一眼,視線正好和他的對上。紅棕色瞳只停留了短短一瞬旋即轉開,但似乎又道盡千言萬語。

豪炎寺很想問,究竟風丸想要和他說些什麼?

「修也?」遲遲不見豪炎寺移動,一之瀨納悶地喊。

「啊,來了。」豪炎寺收回視線,跟上一之瀨的步伐。在門口跑堂染岡掀起帷幕,微微欠身。

「少爺慢走。」

一之瀨先走出大門,豪炎寺的腳步略一遲疑,方才跟上。

「修也,你怎麼那麼晚。」一之瀨免不了抱怨,早晨的花街幾乎沒有行人,只有少數的人在清理道路,或是尋歡客返家的身影。

「我……沒什麼。」豪炎寺想了想,還是沒有把昨晚的事說出口。一之瀨一定想不到他昨晚的荒唐行徑,他不確定一之瀨會如過往那樣,笑他拈花惹草,還是驚訝於他的浪蕩?

他想應該是後者居多。

「修也?」一之瀨真摯的眼裡有些困惑,似乎看穿了什麼:「你怎麼了?從方才就怪怪的,該不會……?」

「真的沒……好吧。」最後他還是敗給了一之瀨的眼神,難得支吾其詞:「昨晚我和風丸……」

「你說什麼?!」一之瀨在聽完豪炎寺說的話後瞪大雙眼,音量在幽靜的街道上顯得過大:「你昨天居然──我原先只想和你去聽琴聽曲啊?我昨夜和吹雪也就聊了些話,他唱了幾曲就熄燈了,我們跟本沒睡在一起啊!你、你居然──」

「……你也太過驚訝了。」豪炎寺有些悶,一之瀨的反應雖是意料中事,卻也令他更加懊惱。昨晚那樣究竟是對是錯?

「風丸當真如此動人,連你也心動嗎?」一之瀨透出些許好奇,連連追問。

「問這麼多幹什麼……」豪炎寺心想,早知道就不提了:「我應該是不會再去了吧。」

那種失控的事情只要一次就受夠了,即使風丸那雙彷彿藏有秘密的眼眸讓豪炎寺興起想探究的情緒。

×

豪炎寺在大道上和一之瀨分別,他笑吟吟地說晚上要來豪炎寺府上用膳,豪炎寺自然沒有拒絕的權利。

他踏進家中,婢女立即迎上前:「少爺你回來啦。」

「嗯,爹娘回來了嗎?」豪炎寺接過婢女遞來的手巾,意思意思地擦。

「尚未。」婢女回答,靈動的眼睛一轉:「少爺昨晚去哪裡鬼混,直到今天才回來,下人們都議論紛紛呢。」

「說什麼。」豪炎寺斜眼瞧去,看見婢女無半分怯意,反是笑得燦爛非常,禁不住輕嘆了口氣:「還不去廚房準備,今天一哉說要來我們家吃飯。」

「一之瀨少爺要來啊。」婢女聽見熟悉名諱,立即了然於心:「好吧好吧,春奈這就去。少爺你去換件衣服吧,我讓其他人去燒水,看你這樣子,身上有奇怪的香味和酒氣。」

春奈說完,便轉身離去。

奇怪的香氣?豪炎寺愣了愣,不禁舉起袖子湊近鼻端,一股難以言喻的香氣襲來,腦海頓時充斥昨晚的光景。

「風丸……一郎太嗎……」豪炎寺閉上眼睛,感覺自己似乎又看見風丸的長髮散亂,紅豔雙頰、婉轉呻吟。

「……還是去沐浴吧。」豪炎寺甩甩頭,往自家浴室的方向走去,試圖將那些畫面拋諸腦後。

匆匆洗了澡,下午他小睡了片刻,起來時發現妹妹來找過他,不禁生出三分愧疚,前天說好教她功課呢,昨晚這麼一鬧騰,就忘到九霄雲外了。

窗外天色有些昏黃,他趕在晚飯前到妹妹夕香房中一趟,哄她好一會兒,戲箱連連追問為何他昨夜不在,他也只能含糊帶過,只說他和一之瀨出門去了。

「哥哥,你說一哉哥哥等等會來?」夕香睜著雙無邪大眼直直望向他的兄長。

「嗯,等等用晚膳時他會來。」豪炎寺寵溺地摸摸妹妹的頭,這時正巧春奈來敲門。

「少爺小姐晚膳準備好了,請到飯廳來吧。」


(待續)


雖然人家說男人的愛都是從肉體開始,但是投懷送抱果真另有隱情?
豪炎寺,是男人就問清楚!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