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06(豪風)

慎入,雖然我還是什麼都沒寫XDD
在床上這一段寫好長喔我的天。
還是好恥……



豪炎寺修長手指順著風丸的臉頰滑落,拭去了他眼角微微泌出的淚,對上那雙眼睛,他覺得自己再難把持。

他伸手拉開風丸隨意繞髮的紅線,蒼色髮瞬間披散,一股清香撲鼻而來,艷麗非常。豪炎寺還真沒想過男人也能用如女人般的形容。

風丸的手至始都沒有放開豪炎寺的衣袖,他微喘著氣,任由豪炎寺鬆開他的髮在空氣中散落,然後將手探向腰帶時遲疑了會。
「豪炎寺少爺,不要停……拜託……」風丸喘息著擠出字句,他輕握住豪炎寺的腕,自己解開衣帶,高級布料隨動作垂落,白皙肩膀轉瞬暴露在空氣中,肩上有個淺淡的紅痕。

風丸在豪炎寺看見痕跡的那瞬間驚慌地想遮掩:「豪炎寺少爺,我──」紅潮湧上,風丸絞緊眉,剎那間似乎想要逃開。

「我不會介意。」他低沉地道,宛如催眠般動聽。而後輕吻上那紅痕,風丸明顯地一震,似乎想閃躲卻被豪炎寺阻攔,氣息溫熱全拂在他臉頰上,兩人距離多近不言而喻。

熱度上升,兩人的眼都迷離起來,豪炎寺甚至連自己何時將風丸抱上床都記不清了。

濃烈的香氣、衣物摩娑的聲響、風丸散亂的蒼色頭髮、細碎的呻吟聲,還有豪炎寺只記得他最後哭喊著叫他不要停手。

他將風丸壓倒在被褥上,蒼色髮襯著紅底棉被煞是好看,白皙肌膚染上潮紅,他將他身上的痕跡都消了去,只用自己的替代。瑣碎的親吻換來更多呻吟,風丸的眼裡蓄滿水霧,有些微啞的嗓音如此勾人。

「別喊啞嗓子了。」豪炎寺低低地靠在他耳邊說,他覺得自己很惡劣,風丸已經淚眼迷濛他卻還想看到他的更多姿態,此等旖旎風景毫不生膩。

風丸微張著唇,灼熱感又上升幾分,他抬起手,顫巍巍地抓住豪炎寺的手臂,語句因呻吟而破碎:「豪炎寺……啊……少爺……」

豪炎寺低下頭封住對方未竟的語句,風丸則是緩緩闔上眼睛,一道清淚順著臉龐滑落,被豪炎寺手指輕輕抹去,痛楚很快地就消失在快感裡,他最後已經分不清究竟自己高喊了幾次豪炎寺的名字,聲嘶力竭。

豪炎寺也記不清他到底吻了風丸幾次?還是說他因為眷戀少年的呻吟而刻意在他身上落下許多細碎的吻?

當他早晨醒來,一時間還有些茫然,直到拍門聲頗有規律地響起,清澈的少年聲怯生生地傳來。

「豪炎寺少爺,請問您醒了嗎?」

豪炎寺撐著身軀坐起來,待腦中茫然稍散,空間裡還飄盪著些許酒意,他才猛然想起昨夜發生之事。

不禁有些懊惱,他本就不善飲酒,自然也不敢喝太多,昨夜趁著三分酒意敗給了風丸的眼神,實在無話可說。但他不得不承認,風丸和他之前遇過的眾多女子相比確有不同之處,他昨夜也有一半甘願。

敲門聲再度傳來:「豪炎寺少爺?」

「等會就好。」風丸的聲音代他回應,如豪炎寺猜想,嗓音果然有些啞,比起昨夜見他時更嚴重些。

自己委實太過火了。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風丸任被褥下滑,肩膀和胸口的紅痕若隱若現,他輕手時起掛在旁邊的另一套衣物不在意地更衣,反倒是豪炎寺不好意思地轉過了頭。

「豪炎寺少爺,請別在意。」風丸拉好衣襟,他似乎一向穿得單薄,他迴避了豪炎寺的視線:「昨夜是我誘惑你的,我不會要你付那些錢。」

他嘴角帶笑,豪炎寺卻察覺他的眼睛滿溢落寞,有些苦。

無暇思考,豪炎寺回過頭輕撥開他的髮絲,讓他們兩眼相望,原本想問他的,話到嘴邊「為何」二字硬是問不出口。

「我並非如此無情,昨夜……」他停頓了會:「我也……」

風丸毫無預兆地欺近,輕巧地湊上前吻了豪炎寺,在他驚愕得呆了的空檔輕輕一笑,替豪炎寺披上外衣,雙手由後至前扣上扣子,由外人來看,想必就如同他正從後摟著豪炎寺一樣。

豪炎寺只覺得從昨晚他遇見風丸之後一切就走了樣,現在他的心跳隱隱加快,方才蜻蜓點水般的吻反而令他生出一種想要回過身惡狠狠壓倒風丸的衝動。

自己到底怎麼了?懊惱更加深,他待最後一個扣子扣上便起身,風丸也沒有多說些什麼話,讓他簡單梳洗後就推開門,沿著華麗的階梯向下,並沒牽他的手。


(待續)

豪炎寺和風丸難道僅只一夜旖旎?此後永不相見?
--怎麼可能啊!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