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05(豪風)

慎入。
其實也沒多糟糕,我只寫一種氣氛而已XDDD
立志往煽情但沒有R18路線發展……
裡面放了很多我喜歡的點,如果有人也喜歡就好了啊~



少年靠在豪炎寺的懷裡,常撥琴弦的手指收緊,抓皺了豪炎寺的衣襟,呼吸有些急促,微醺混合少年溫熱氣息,豪炎寺也覺得暈眩。

風丸鬆了鬆手,勾住豪炎寺的頸抬起頭,蒼色髮絲早亂,半掩他的眼格外誘惑,揉合那點憂愁,豪炎寺只覺心跳快了許多,自己從不曾這樣過。

風丸的手稍稍用了點力,靠他靠得更近,兩人的距離近在咫尺,只餘一點點。

當兩人的雙唇交疊的時候,豪炎寺就覺得顧不上其他的了。
風丸的唇溫熱,卻有點乾澀,他還嚐到了剛才的酒味,如此香甜帶點苦味,豪炎寺發覺風丸的身體發顫,他下意識把他摟緊,溫度更烈。

風丸是群芳苑的花魁,但是卻吻得極其生澀,豪炎寺有些驚奇,但是風丸的模樣不容他多想,他吻得更深。

直到急促的呼吸聲傳來,豪炎寺離開風丸的唇,雖然最初是風丸主動吻他,但是他卻喘息著軟倒在他懷裡,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令豪炎寺不禁思考自己是否太過火。

「呼……啊……」風丸大口喘氣,像要尋找什麼慰藉似地再度纂緊豪炎寺的前襟,因為吻得過於激烈,他的臉頰湧上潮紅,比方才吞下那杯酒之時更豔。

豪炎寺不自覺地抱緊了風丸,這群芳苑和他想像的差距甚遠,不但環境清幽,看起來也不像其他地方複雜,而花魁……更不如他想像的那樣子。

原先以為,所謂花街雙絕,也不過就是酒客鬧哄出來的頭銜名號罷了,真相往往令人不堪。

但今日一見風丸,他的琴藝卻是極好,他從未聽過那樣精巧高妙的琴藝,宛如讓人置身另一個空間,渾然忘我不知今夕何夕。

而那吹雪,今日雖未聽見他開口歌唱,但光是他說話應答也就感受得到不同之處,這群芳苑,果然不比一般的青樓。

他想不透,怎麼風丸是花魁,居然如此對待他,而他的表現生澀,倒像是初次和男人接吻似的。

「豪炎寺少爺……」風丸聲音微弱傳來,他甚至閃躲豪炎寺的眼神,不敢直視他:「我……」

不曉得是受他的眼神還是心理的熱燙驅使,豪炎寺再一次低頭吻住風丸,風丸緊緊閉著眼眸,臉頰一片艷紅。

「嗯……」好不容易分開,風丸伸手去解自己的衣帶,卻被豪炎寺準確攫住手腕。

「咦……?」風丸睜開充滿水霧的眼睛,充滿困惑不解:「豪炎寺少爺?」

「不行。」豪炎寺抓他的手勁放鬆,他並不想弄疼他:「我沒有這個意思。」

他原意是不想讓風丸覺得自己也和其他酒客一樣,只來尋歡作樂,只一夜就兩不相見,他看不慣那種放縱的男人,也不想成為和他們一樣的人。他隱隱感覺風丸和一般青樓娼妓不同,並非單純出賣自己,也許心還──

殊不知風丸卻垂下頭,自豪炎寺的角度,他只能看見風丸咬著自己的唇,方才因吻而泛紅的唇被他咬得近乎沁出血絲。

「果然,豪炎寺少爺也嫌我髒嗎……」風丸低低地,像在吟唱歌謠般,其中卻隱含壓抑的痛苦:「因為我被很多人碰過,所以你不想要我……」

豪炎寺沒料到會聽到風丸如此回應,先是一愣,然後皺起雙眉,阻止風丸繼續說下去。

「你在說什麼?我幾時說嫌棄你來了?」他皺著眉,語調帶著幾不可查的責怪,他覺得風丸舉止很是奇怪,不管從任何方面來說都有許多不合常理之處。

他和他今日不過是第一次見面,若非身不由己,風丸他應是對所有的客人都推拒的,怎會向他投壞送抱……

風丸緊扭著豪炎寺的衣襟,不發一語。他雖然一滴淚也沒掉,但是豪炎寺卻感覺得出他心裡正翻湧著,興許是想找個宣洩點。

「那,少爺為什麼不肯?」風丸的聲音如立於風雪中般發顫,聽到他宛如快落淚的嗓音,豪炎寺自覺自己的理智也將斷裂。

「風丸……」

「一郎太……」風丸模糊地擠出字句,顫抖著音調報出自己的名,宛如白瓷般易碎:「風丸……一郎太……」

「……一郎太。」豪炎寺終究喚了他的名字。他想,知曉他名字的人應該不多,自己是否是特別的人?

風丸再如此,他可怕自己真會失控。



(待續)
在床上的這段我寫得有夠長……
下一回
豪炎寺,不要猶豫!美色當前,理智就拋棄吧!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