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04(豪風)

其實原本想用一種紅樓夢的形式,但是我很腦殘想不出對句,
所以依舊是一二三四分回XD
快要進入正題了~衝啊豪炎寺!

04

「士郎?」風丸看見吹雪出現似乎有些訝異,卻仍很快地收拾好情緒:「吹雪,這是一之瀨少爺和豪炎寺少爺。」

「我知道,怎麼可能不認識兩位呢。」吹雪的聲音像是琵琶般悅耳,每一下撞擊在耳膜上都好聽,柔柔軟軟地和風丸是不同的風情,無怪他們能成為群芳苑的花魁了。
他上前幾步,湊近一之瀨:「一之瀨少爺想聽吹雪唱歌嗎?」

「啊,我……」顯然被突然靠近的吹雪嚇了一跳,一之瀨說話都有些結巴起來,面對那雙剔透眼睛,很少有人能說出拒絕的話語,何況是花魁難得親自提出,四周傳遞來的熱辣忌妒令一之瀨裝作不知道都不行。

「自然想聽的……」

「那,少爺請和我來好嗎?」吹雪垂下眼眸,迴避了所有尋歡客的視線,聲音細若蚊鳴:「我不喜歡在許多人面前唱。」

「咦?我……這……」一之瀨不禁手足無措起來,吹雪這般說話,竟是要他到房裡去,任何客人都不可能有這樣的待遇的,今日卻讓他遇上了。

豪炎寺看得驚訝不已,雖然表情依舊沒有改變,一之瀨看起來在這過夜已成定局,正想著自己今晚到底該如何是好時,低垂的左手卻被人輕輕握住。

嚇了一跳回身一看,那人卻是風丸。

彈琴的手指有些生繭,卻是修長,他直勾勾地注視豪炎寺,不曉得是不是豪炎寺的錯覺,他眼底有種勾人的魅惑。

「豪炎寺少爺,肯賞我這個臉嗎?」風丸轉開視線,沒有望豪炎寺的眼睛:「今夜我的房間還空著呢。」

豪炎寺驚得有些呆滯,也許是因為他們兩人身分較為特殊花魁才會親自招呼,但是請客人到房間過夜,這種事情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吧?

旁邊客人羨慕眼神刺得他背脊發疼,但是面對風丸,豪炎寺也像一之瀨一樣說不出拒絕。

「……好啊。」豪炎寺答應了風丸的邀請。他不禁想著,風丸到底是用什麼心情說出這句話的,身為花魁,他難道不是身不由己?

風丸輕輕拉著豪炎寺,不像一般的青樓女子總是卑躬地走在後面,風丸走在豪炎寺的前方,手到房門口都沒有放開,原本還有些冰涼,因為豪炎寺的溫度而讓他也變得溫暖起來。

手怎麼如此之涼?豪炎寺不禁上下看了看風丸,是穿得太單薄嗎?

風丸輕手堆開房門,房間比一般的都大上許多,自然也裝飾華麗至極,甚至還有小的廳堂,旁邊深紅帳幔垂掛,再走進去才是纏綿的被褥。

小廳桌邊有個少年正在收拾杯具,回過身發現風丸進門,頓時有些驚慌。

「風丸公子?對不起,我還沒收拾好……」少年的藍色眼眸水亮水亮,卻充滿怯畏:「我馬上就好……」

「沒關係。」在少年發現之前,風丸放開了豪炎寺的手,夜風吹過,不知怎地有些冷:「今天須藤少爺只喝了點酒,其他不用收了。」

他回過身,向豪炎寺問道:「豪炎寺少爺,你可要喝點什麼?」

「茶就可以了。」

「難得來群芳苑一趟卻只喝茶嗎?」風丸輕笑:「少爺這樣子,我不就沒有灌醉你的機會了?」

豪炎寺沒有回話,他不曉得風丸到底是認真還是開玩笑。

他都已經走進房裡了,但他實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酒也喝。」豪炎寺終究還是這麼說了,少年點了點頭便出去了,過不了多久就將酒送上來。

風丸倒了一杯端到豪炎寺面前,撲鼻而來的酒香豪炎寺很喜歡,更何況是風丸端過來的,左右看來他都沒道理不喝。

接過酒杯啜了一口,風丸倒是很豪爽地一飲而盡,想必是已經習慣了這樣的陪客方式吧?
黃湯下肚,酒烈了些,風丸的臉頰頓時掀起一陣紅,眼神雖仍清明,笑得卻更艷麗,豪炎寺感覺溫度似乎有點上升,整個空間都充滿了不明曖昧。

「豪炎寺少爺……」風丸低低地開口,聲音委實有些小,豪炎寺不得不傾斜身體湊近些好聽清他想說什麼:「你是為了聽琴來的,是不是?」

一之瀨拉著他來,一開始就是嚷著想見識花街雙絕,豪炎寺心想,說是為琴而來也沒錯。

「是啊。」

「真是可惜……」風丸低著頭,紅棕色瞳蒙上塵埃,他輕咬下唇,抓緊了自己的衣袖:「豪炎寺少爺是我喜歡的類型呢……」

「咦?」豪炎寺驚訝地瞪大眼。這是什麼狀況?初次見面的人居然對他說出這樣的話,但是風丸眼中的哀愁絲毫不假,他無法猜測這是風丸挽留人心的手段。

方愣了幾秒,纖細手臂伸來,豪炎寺來不及反應,先是感到溫度欺近,然後就被風丸擁住。


(待續)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