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願_03(豪風)

每次看草稿就有種羞恥感,
這種感覺到了第三回依舊沒有消失。
馬上就要邁入可怕的橋段我好緊張!!(噓)
吹雪終於有出場說話的機會了!
初次踏入的看官請從第一回開始看> <

03

略低而微啞的輕透嗓音悠悠傳來,身分被一語道破的豪炎寺一愣,一扭頭看向身後。

藏青色的衣著,自然微捲的蒼色髮絲有些亂,隨意用絲帶挽著,瀏海有一些擋住了眼眸,只露出一邊的眼睛紅棕裡帶幾分銳利,隱約透出的淡漠讓人有點退拒。
「你是……」豪炎寺過了幾秒才發現自己直盯著對方出神,他太過搶眼。

「風丸。」那人報出自己的名,聲音天生帶點冷漠,卻很好聽。

「啊。」一之瀨張大了眼,像是想起了什麼:「就是你嗎?號稱花街雙絕之一的風丸,人都說你能彈失傳的廣陵散。」

「呵,哪有什麼廣陵散。」風丸輕輕地笑出來,無意識一偏頭,蒼色髮艷麗垂落:「不過是大家過譽了。」

「風丸,」跑堂男子悄聲上前:「早些的須藤少爺呢?」

「今天膩了,打發他回去了。」風丸不甚在意地籠了籠自己的頭髮,花魁的確有選擇客人的權利,但客人也是隨和。

「染岡,士郎在後院。」風丸低下頭,幾乎是靠在跑堂的耳邊說話。

跑堂男子一愣,略一停頓便向他行了禮隨後而去。

當一之瀨和豪炎寺回過神,跑堂已經走遠了。

「兩位少爺是為了我的琴而來的吧?」風丸又是微勾起唇,讓周圍的客人隱隱倒抽口氣。

一之瀨也像是看得有些發怔,過了幾秒才發覺自己實在有些失禮而不好意思地垂下頭。
到底還是個純情男孩,之前也是到青樓裡喝點酒,從沒有遇過這樣子的男人。

「啊,那個……」

「如果兩位少爺想聽,今天可以彈。」風丸的眼睛不曉得為什麼直勾勾地望著豪炎寺,對於初次到訪的尋歡客,身為高高在上的花魁,風丸似乎太熱絡了些。

一之瀨眼裡則是閃過一絲期待:「真的能彈嗎?我想聽。」

「當然可以。」風丸笑著走到琴架旁邊,他手輕撫上了琴弦,纖長手指襯著長弦煞是好看。
他坐下來,才剛輕撥兩個音,就彷彿有種繚繞不絕的韻律盤旋。

手指在弦上行雲流水般,恰似紅蝶飛舞穿梭在花間,如此美麗又悅耳,他有刻意雕琢的華麗,卻恰到好處,無一絲造作。

他的長髮隨身體而微幅跳躍,蒼色髮絲因吹進大廳的微風而飛揚,視線低垂,紅棕色似乎也隨著琴音而泛起些微波紋,有種要將人吸入的漩渦。

的確很出色,怪不得全京城都為他傾倒。

豪炎寺偷偷地想,就連一之瀨家那出色的歌姬木野秋,能歌善舞固是優點,但琴藝也及不上眼前花魁的十分之一。

他恍恍惚惚地想,要是風丸不是群芳苑的花魁,會怎麼樣呢?

如裂帛一般的音符傳入他耳裡,豪炎寺猛然回過神,才發現風丸一曲已經彈完,果真像街頭巷弄中傳的那般神妙,他能理解怎麼會有人說他能彈失傳的廣陵散了。

「真的像人家說的一樣。」一之瀨先比豪炎寺早開口:「外面都在傳,說花街雙絕其一是風丸的琴藝,果然沒說錯。」

風丸只是微抿起一抹笑,想必這種稱讚他是聽多了,卻沒有再說什麼。

他的瞳不著痕跡地望向豪炎寺,他雖沒說話,但是卻讓風丸眼底掀起情緒。

「一哉老是說花街雙絕什麼的,另一絕究竟是?」豪炎寺並非刻意詢問,而是他總聽一之瀨在那嚷嚷,他卻從沒提過雙絕究竟是什麼。

「……這個嘛,」風丸不曉得為了什麼有些不願意說出口的樣子,他頓了頓,方才緩緩開口:「另一絕是……吹雪的歌聲。」

「吹雪?」

「是另一名花魁吧。」一之瀨肯定聽過這名字,他立即接話:「人說吹雪的歌聲沒聽過是不會知道的,雖然是男人,但是聽過後再聽其他人,都少了一點味道。」

風丸轉開視線,手指在琴上來回,卻沒有再彈出聲音:「少爺說得不錯,不過今日,吹雪他──」

「我在這裡呢,一之瀨少爺。」

溫潤如玉的嗓音響起,伴隨腳步聲,大廳通向後院的迴廊上轉出一名少年,身穿白色錦緞,質料上等望之即知。

帶點淺藍的雪白髮和白皙膚色,整個人就猶如是冰雪國度走出來的一般,眉宇間微帶憂鬱,卻無損他的氣質。

他微一側頭,露出淺淺一笑,整個大廳便彷彿明亮不少。

(待續)
唉唷吹雪真閃亮(乾)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