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或然率/05(里斯梅倫)

官方邪惡度滿分!
里斯R1根本萌死人!
里斯殺人啊~事業線~鎖骨~禁慾派~(閉嘴)

被打臉了趕快貼wwwww

05
(下收)
就像是不曾存在過一樣,梅倫再度失去蹤影好幾天。

里斯即使不能用日夜交替得知時間,也知道魔術師許久未曾出現。

他沒有試圖去尋找對方,即使他心裡已經原諒他了……他的確沒有心,青年所說的話他並非不能理解,但是重生的理由是何等虛幻,他想不出有什麼事物是能讓他願意舉劍戰鬥。

「里斯。」

是梅倫的聲音,里斯幾乎是瞬間就回過頭,道歉梗在嘴邊,他驚愕地看見梅倫毫無血色,身周的氣勢宛如是要上戰場前赴死的決心。

梅倫緊咬著嘴唇,用力得都快滲出血,看他的眼神像是心碎和其他感情的綜合體。

「我找到你重生的理由了……」梅倫的聲音宛如易碎的水晶,比之前聽見的還要飄忽,像是整個人都不存在一樣,里斯不確定自己聽見了什麼。隔著不真實的薄霧,里斯看見梅倫將手中的牌拋高。

「你說什麼?」

高速旋轉的牌里斯的視線跟不上,這讓他暈得有些想吐,最後牌乖巧的停在梅倫身周,環繞一圈包圍住青年。

突然有些清醒過來,里斯警戒地皺起眉,好像意識到梅倫接下來的行動般:「你想做什麼?」

「手裡會來什麼牌靠的是運氣,但是選擇如何出牌是靠個人意識……這是,我的……」

梅倫的臉色很蒼白,和之前的模樣截然不同,青年看著他,嘴角顫巍巍地綻出一個勝利般的笑容卻又淒厲的笑容,說話的聲音淹沒在牌掀起的狂風中。毫無血色的臉襯得那四瓣菱紋更加鮮紅,那火焰一般的顏色喚醒了里斯無以名狀的恐懼。

他的心跳快得像是警報狂響,如重現死亡瞬間的惶恐,他大喊青年的名字,卻沒有得到他的回應。

彷彿被按下慢速撥放鍵,他沉重的身體來不及奔向青年,就見梅倫身周的牌化為數十張,數不清的牌紛飛成兩種顏色,猛然向下落,挾帶著如暴雨般的速度砸向它們的主人。


『牌會按照我的意志行動。』


「梅倫!」

好像有什麼東西被強制剝離,里斯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凝結成冰,眼前的景象讓他的思考完全停滯。

等里斯跑到青年身邊,梅倫已經沒有了氣息,青年修長的身軀被鮮血浸染,燕尾服也被染成怵目驚心的顏色,胸前那一大片鮮紅讓他無法呼吸。

鮮血染指了一切,里斯咬住下唇,嘗到了淺淺的血腥味,他的手無法停止顫抖,輕柔地撫上青年的臉頰,在即將觸到他的瞬間又遲疑了,害怕青年會像他拿手的魔術一樣化為幻影。

終究碰到對方,溫度低得不像是才剛失去生命的身軀,里斯知道他們還是有溫度的,他不明白。眼睛裡充著些許血絲,他輕輕扶起青年,斷線的細頸軟軟垂下,倒進他胸前。

「梅倫,你是在開玩笑嗎……」

里斯顫抖著捧起已經失溫的臉,想要在上面尋找一絲溫度,過去身為王牌的他,沒有所謂的過往榮光,就算曾經擁有,那也已經化為灰燼,沒有人能追得上他,但是現在,他卻有種被遠遠拋下的失落感。

一滴淚無自覺地滑下,落到已失去生命的梅倫臉上。

為什麼要自殺?他想不通。

里斯感覺這扭曲世界在此刻失去了時序的運轉,指針停止行進,他維持著抱著青年的姿勢良久,甚至沒有發現自已的腳漸漸麻木,他只是無法抑制地注視梅倫端正蒼白的臉孔,像是魔咒一樣。胸口似乎被抽離的許多情緒,灌了鉛的肺讓他呼吸變得無比困難。

青年生命的消逝似乎也標誌著里斯的再次死亡,胸口被淘空、黑色的軍服染滿青年的血,腥味漸漸麻痺了他的嗅覺。青年美麗得像是雕像,卻如此虛幻。

(待續)

午曈120606
安安我要被前輩殺死了我剛剛差點燒滅(ㄍ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