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或然率/04(里斯梅倫)

喔耶斯!官方要出荔枝R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爽人啊啊啊啊!!!
這代表我要趕快更新,然後等著被打臉wwwwwww


04

(下收)

里斯發現自己不會老化、他不需要進食、連五感也變得遲鈍。

這就是死去的代價嗎?里斯記不清楚自己這樣已經多久了,已為死者的他不需要如人類的養分也能動作,但是比起以往,他覺得自己變得十分遲鈍,對外界的感知成為可有可無的東西。

如果自己就這樣無法醒來,就會徹底消失了嗎?

這種逐漸步向終結的感覺何等複雜,但是令人心慌的感覺比較真實,那是心靈上折磨他的酷刑。

里斯舉起劍,豔紅色在不曉得從何而來的微光下被映照得更加鮮紅,宛如血般向下流淌,他靜靜的將之橫在自己的頸子上,在即將劃破皮膚的前一秒停下動作。

微微的刺痛感讓他稍微冷靜了下來,就算自盡,應該也是不會消失的,因為生命早已經不存在了,那自己居然還會感覺到痛,這實在是太可笑了。

里斯握緊了劍,胸口像是被什麼纏住了喘不過氣,他痛苦地閉上眼,在睜開眼睛的時候一陣暈眩,如白霧般的東西令他看不清景色,當白霧散去,他緊皺著眉,想起有好久沒有看見臉上烙著菱紋的魔術師了,那天他失控的時候其實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包括向梅倫刺下那一劍,他那時也毫無猶豫。

里斯自責地靠上樹幹,自從那天之後他再也沒有動用過自己的能力,像是一種叛逆期一樣,他無法面對那個青年。

樹葉被踩踏的輕響傳進耳裡,長期的戰鬥訓練讓他警戒地回過頭。

許久不曾見到的棕色身影站立在他後方,距離正好是令他無法瞬間拉近的長度,他難得見到青年的躊躇。

里斯忘不了梅倫對他說過的話,青年的洞察力他很佩服,卻也因此害得他失控。

即使說氣量狹小也罷,里斯的確還在生氣,他對於自己心裡的想法從來都不會說出口,所以當被梅倫如此直接了當的點破,無法抑制的怒火就變成燎原大火,把雙方都燒得遍體鱗傷。

他承認自己的確太過分,但是他卻無法原諒梅倫。

梅倫向他走近,他說不出叫他離開的話,最後梅倫走到里斯身邊乾脆地坐下,好一段時間都只有兩人的呼吸聲。

里斯不發一言,過了寂靜的幾分鐘,他轉過頭望向身邊的青年,梅倫的眼底有一秒閃過猝不及防的錯亂。

「我……」梅倫低聲地開口,手上一邊無意識地整理自己已經整齊萬分的衣襟:「我要向你道歉。」

梅倫盯著紫色的妖異草地,緊皺著眉,自里斯的角度正好瞧見他的豔麗的菱紋,里斯這次沒有控制住自己,他輕輕撫上梅倫的臉頰,讓青年嚇了一跳。

「……」里斯沒有說話,他對青年有點抱歉,但是他依然開不了口。

「牌一直都會按照我的意志行動,從無例外。」梅倫對他一笑,放鬆肩膀的青年看起來有種飄然的恍惚感,漂亮的不像是真實的存在:「每個死去的戰士都努力地想重生,只有你……」

梅倫能看穿所有魔術的手法,就算再刁鑽、再花俏的手段都一樣,而他的意志也能左右他手上的牌組,到目前為止,里斯是他人生中唯一沒有依照他預想行動的人。

「你知道嗎?」里斯平淡地開口,但聲音僵硬得彷彿是用盡力氣才擠出來的:「你說得一點都沒錯,我沒有心。」

梅倫的肩膀顯而易見地緊繃起來,里斯雖然覺得自己咄咄逼人,但卻停不下語聲:「你打醒我了,但是你又得到什麼嗎?就算如此,我還是找不到重生的目標,這和一開始沒有什麼不同。」

梅倫猛然抬起頭,里斯驚訝地發現青年居然看起來要哭出來的樣子,然後突如其來的黑暗讓他一瞬間看不見任何東西。

青年的手覆蓋了他的眼睛,隔著手套,他也感到他的手有點涼,青年的聲音壓抑響起,顫抖得像是做錯事要求原諒的小孩。

「既然這樣,找到不就好了?」梅倫在發抖,里斯錯愕得忘了在第一時間堆開他:「你不重生,就會……消失的……」最後一句話抖得很厲害,輕得幾乎讓人聽不見。

「……梅倫?」

梅倫鬆開手,快步轉身離去,在途中就用了魔法一般的手法消失蹤影,快得像是趕著逃避里斯接下來的回答。

里斯根本來不及喊住他,梅倫就消失在他的視野之內,話語梗在喉嚨口,心底泛起的些微刺痛令他怔愣當場。

(待續)

午曈120605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