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或然率/02(里斯梅倫)

02

時間在這裡沒有準則,因為白天與黑夜會不定時地交替,衡量時間是無意義的行為。

時間的流逝無法計算,他看見了應該也是連隊成員的年輕男孩在這個世界甦醒,他明白他死之後,連隊應該也是十分慘烈。


(下收)



鮮血、刀劍。年輕的少年、青年一個個滿身傷痕地向前,那毫無猶豫的眼神、無所畏懼的氣勢讓里斯覺得自己才是真正的亡者。

里斯不知道為什麼梅倫會不斷地出現。

無限重複的生活,只有梅倫的出現是一日結束的象徵。

「……你真的不想回去呢。」帶點磁性的嗓音突然自耳邊出現,里斯回過頭,和梅倫的距離只有十幾公分。

他不知道為什麼梅倫會時常到自己這裡來,每次都無聲無息地出現,然後問著相同的問題。是因為只有他不肯為了重生而戰鬥嗎?只因為他是第一個來到這裡的人,就順理成章地成為他的聊天對象嗎?

梅倫盯著他的眼睛,帶有一點點淺淡的疑惑。

「……就算是失去記憶的我,也知道過去只有不斷的戰鬥。為什麼我還是要提劍,只為了回到那也只有殺伐的世界?……比起回到過去在繼續那種只有殺伐的日子,梅倫你還更值得我惦記呢。」里斯迴避了梅倫的視線,輕描淡寫地,用半開玩笑的語氣說,四周沒有風顯得悶熱,他沒有在意梅倫瞬間的緊繃:「至少你是我生命裡交談最深入的人。」

「……是嗎?」

「怎麼了?你不用帶新人嗎?」里斯露出不曉得第幾次的苦笑:「你真是執著,明明放我自生自滅就好了吧?」

里斯半開玩笑地回應,梅倫則是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他自顧自地用不符合正式服裝的姿勢坐下,以詭異的手法翻出一張紅心。

「重生需要碎片,記憶、生命、死亡、靈魂、時間。」梅倫像是在進行公式解說,他加深平時總帶著的職業性微笑,無視里斯錯愕的眼神,他把牌面翻正,讓里斯清楚看見花色。

里斯不明白青年想要表達什麼,於是他只有保持沉默。

「你不肯重生,是因為沒有心。」

梅倫輕挑的話語瞬間刺穿了里斯的咽喉,虛幻的痛楚貫穿,他猛然抬頭,燃燒的視線烙著梅倫淡然的眸。感覺呼吸瞬間停滯,他如無預警被撈上岸的魚,被迫接觸冰冷空氣的他只能無意義地掙扎,試圖找個求生的依靠──他在逃避現實,而梅倫毫不留情地戳破了表層假象。

他的從容和冷靜都只是可悲的自怨自艾而已,因為他無法接受突然之間已經死亡的事實,所以才裝作淡然的模樣,他不能像後輩一樣勇往直前,那是因為他找不到重生的理由──

「你──」里斯的眼底燃燒著火焰,那並非幻象,而是里斯即將失控的象徵。

高溫的火焰是危險的雙面刃,里斯會死,也是因為他自己遭到火焰反噬,失控的火焰會變成燎原大火,一發不可收拾。

所有死亡那瞬間的痛苦都彷彿再度重現,手腕最先被火焰吞噬,危險的劇痛很快地就席捲了全身,里斯不自覺地開始咳嗽,連眼角都嗆咳出淚水。

「梅、倫……」從牙關擠出的聲音像垂死的哀鳴,里斯的眼睛從來沒有如此滿溢情緒過,那幾乎可以化為淚水流淌。

憤怒的野獸是最可怕的,梅倫很清楚這一點。

「沒有心所以無法重生……因為根本就沒有動力。」梅倫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以外的表情,複雜的神色像是在朗誦著誰的悼詞:「里斯……只有你,這個世界只有你是這樣……」

他無法理解,所以才會不斷地造訪。許多次的交談,他發現年紀輕輕就死亡的連隊王牌下意識不願意面對現實,重生是所有亡者夢寐以求的事,只有他總是平淡地坐在那裡,沒有一絲慾望的模樣。

最初他只是隱隱感到有趣,這個世界只會吸引有執念的靈魂,所以里斯如果無欲無求,梅倫是絕對見不到他的。但是他的反應卻比想像中還要平淡,梅倫後來發現,惟有里斯是這樣。

異數。

梅倫開始無法控制自己的行動,他把工作丟給其他夥伴,頻繁地在里斯身邊打轉,不斷問著相同的問題,就只是試圖得到答案。

最後,他終於發現了盲點──里斯只是缺乏「理由」。

重生需要理由,為了重視的人,自己賭上性命也要回到過去,這是個世界亡靈的通用法則,所以他們可以無視一切痛苦,即使遍體鱗傷仍然願意揮劍。

梅倫身為恃僧,不由自主地找上了里斯,用最殘忍的方式逼他想起過去,傷口被刨開的痛苦他無法體會,但是見里斯的反應,他也明白自己做得太過火了。

呼吸變得困難,像是氧氣都被里斯的火焰耗盡,梅倫的手中憑空出現一疊撲克牌,他一拋,牌就自動飄浮在空中,洗好之後重新疊回一疊。

「就陪你打一場吧。」聲音帶著連自己都沒察覺的顫抖,梅倫手中的牌自動在他身前形成屏障,透過牌之間的縫隙,里斯的雙眼炙熱得令他幾乎要燙傷。


(待續)
午曈

留言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Re: No title

> 安安我是凝殤妹V
呀妳好wwwww
我是午曈請隨意稱呼,只不過是個有病的傢伙罷了(欸
歡迎來玩w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