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或然率/01(里斯梅倫)

太好了修改之後我無法用上中下來分段了(倒地不起)
爆字真是太恐怖了。
我努力地想把腦中所想完整表達,如果洗腦成功請務必告訴我(喂

呵呵腦補萬歲(乾)

注意:

CP里斯x梅倫
完全腦補、個性也許崩壞,然後有點沉重(?)
我家荔枝超帥的、梅倫是總受(ㄍ

不知道在寫什麼啦我一直爆字煩死了XDDDDD


--或然率

「沒有光的世界,還有荒謬的重生。」──里斯

(下收)

01

沒有所謂的未來。

火焰的熱度扭曲了眼前的景色,身穿軍服的男人張開手掌,火焰飛竄,映得漫天艷紅一片。數點火星飛出,他的眼睛眨也不眨,淺色透徹的眸裡卻像蜇伏著野獸,銳利得令人屏息。

原先是草原的空地已經被火焰融成焦黑,站在中心的男人身周熱度不減,對於身邊的哀嚎恍若未聞。

「里斯!」

隊友呼喚他的聲音帶著絕望,山坡的另一邊出現了密密麻麻如蟲子的黑影,敵人以超過兩倍的速度來襲。

連隊才剛成形不久,經驗不足是理所當然,對於戰鬥不是那麼熟悉,加上又沒有前輩帶領,和怪物戰鬥,幾乎等於是賭上性命。

里斯是二期生中最年輕的,但同時也是隊裡的王牌,他的火焰有種強大到不需要任何支援的錯覺,高溫幾乎可以融盡一切,只要是里斯出的任務還沒有失敗的紀錄。

里斯瞪大了眼睛,猛然回過身,燃燒的鮮紅細劍橫過異形的身軀,不成人形的怪物瞬間失去的支撐力,軟倒在地的瞬間化為黑色液體。

里斯敏捷地跳開,一道劫火向右方燒去,順手解決了同伴的危機。


在戰鬥中死去,里斯以為自己早就有了覺悟,那當那火焰反噬,他因自己的火焰扭曲形體,極高的溫度掩住他所有話語,瞬間被奪去意識的他連隻字片語都未能留下。



連食道都灼傷、手腕以下全焦黑、胸口、手腳、臉頰多處灼傷。

──啊啊,有點麻煩呢。


誰在說話?

里斯張開眼睛的時候,世界只有模糊的形體,他看不清眼前的景色、有一大半的風景都是黑色的。

很快地感官都轉為清晰,他猛然吸了口氣,過於冰涼的空氣進到肺部讓他不禁大力咳了起來,眼角都沁出眼淚,他想坐起來,卻發現自己的肩膀被人按住,他順著向望去,對上一雙深沉的眼睛。

「還不要起來,身體機能還沒完全復原喔。」

「……你是誰?」

青年鬆開手,里斯得以坐起身和他平視,青年身穿著棕色的燕尾服,右眼下方有著妖豔的紅色菱紋,那令里斯想起了他慣用的火焰,那種熟悉的熱度讓他湧起一種想伸手去觸碰青年的衝動。

「我的名字是梅倫,是這個世界的侍僧之一。」青年帶著笑平靜地開口:「里斯,連隊二期成員,史上最年輕的王牌。你已經死了,這裡是死後的世界。需要幫你做個遊戲教學嗎?」

里斯對於自己已經死亡這件事並沒有多大的震驚感,對於死之前的高溫,他並沒有忘記,那是能刻印進肌膚的記憶。

他冷靜地應了聲,然後反而是青年感興趣地問了。

「你不震驚嗎?」青年梅倫望著他,輕輕帶著抹微笑:「這麼年輕就死亡,還到了這種奇怪的的地方。」

「死後的世界嗎?」里斯的聲音裡隱隱嘆息,他苦笑:「不如不醒來比較好吧。」

梅倫沒再說話,他轉過身壓低了帽緣,白手套襯著棕色燕尾服,說話的聲音有種天生的吸引力:「原來你不想回去嗎?」

「沒錯。」里斯輕笑,雖然他發現記憶幾乎全數消失,但是他知道,過去的他幾乎是從事著永不間斷的戰鬥,那是不值得他取回的記憶。

里斯只能苦澀地揚起嘴角,他拾起放在一旁的劍,用手套擦去上面的髒汙,紅色的劍閃動魅惑的光輝,就像是他每殺一隻怪物,劍就會更紅上一分,提煉般純粹的血紅色讓他喪失了想要前進的動力。

並非他不想重生,而是他覺得在過去的世界和這裡沒有差別。

歛去笑容,里斯倚著樹,讓火焰靜靜在手掌心燃起。

他一無所有,也沒有過去值得回憶。


(待續)

歡迎搭訕!我嚴重缺乏同好XD

午曈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